A.K.ISOLA

-Never wake up.

© A.K.ISOLA
Powered by LOFTER

【青赤】烟华葬_05(完)

有生之年我居然填上了三年前的坑(

附上上古时代的前篇连结

01. 平安京

02. 笼居鳥

03. 三日月

04. 绘提灯


----------------------------------------


05. 彼岸花


很久以前,青峰和那一个赤司刚开始交往的时候,也曾经一起参加过祭典。和夜行祭不同,是京都夏日普通的烟火大会。那天他给恋人买了一支苹果糖,莹亮的红色糖壳映出赤司的眼睛,瑰丽色彩模模糊糊融在一起。

你知道吗,其实我有个弟弟。赤司突然说。

“他很少能够出来……出来看看外面的世界。其实祭典这么好玩的事情...

【青赤】AKA

七夕贺,远距离的故事

 

好久不见想讲讲话,感觉圈子从以前到最近一路也风风雨雨的发生了很多事,前几天上lofter转转觉得自己怎么也就大三的年纪了,但回到三次生活还是要好好的过,哎讲着也不太确定我到底想讲什么XD总之希望曾经在这里认识的每个人都能快快乐乐的,毕竟是自己爱过的角色付出过心力的东西,大家七夕愉快,学业工作谈个恋爱都要顺利

 

-----------------------------------

 

 

东京不是实现梦想的地方东京是会让人忘记自己的梦想还没实现的地方。

——《いつかこの恋を思い出してきっと泣いてしまう

 ...

【青赤】貓咪日和


青峰大輝結束連續兩晚的盯梢任務時,是剛過七點的清晨。週末的街道上沒什麼人,剛好讓他雙手插在口袋裡沒形象地大打呵欠。熬了夜的腦袋有點沉沉的鈍,走到離兩個人家裡只一個街口的咖啡館時,他臨時起意地思考了一下是該喝個咖啡提神還是先回家,最後還是跨進去,順便點了早餐。

照度不大的陽光斜斜穿過咖啡館的落地窗,吊籃裡有小巧的爬藤植物和薰衣草。他把公務機收進口袋,換了私人手機給赤司傳了個表情,想著他如果醒了就順便替他帶點什麼回去。他知道赤司喜歡這家店的伯爵茶。

幾秒之後手機震了一下,訊息的通知框彈跳出來。

【你要回來了?】

【沒,我在PageSix。要幫你買紅茶嗎?】

【不用。】

赤司的回覆來得很...

【青赤火】悖理紅

#(上古以前的)蛐蛐生賀放寒假終於填完了,蛐蛐我對不起你<(_ _)>

#花魁梗,沒頭沒尾沒後續,只是想寫寫這幾個片段而已

篇名來自這裡,我喜歡女主角她媽


-----------------------------------

火神再次遇到赤司的那天,就像分離的時候,是個積著深雪的冬夜。

在他印象裡赤司征十郎還是他們童年時的樣子,回憶終止在那一天,赤司家在都城冬日的世族叛亂裡被滅了門。他以為自己從此失去了那個和他一起長大的紅髮少年,卻沒想到他們居然還能再一次見面。

入夜的樓閣流轉著花街特有的聲色光影,明熒閃動的燭焰讓一切顯得格外真切,也格外不實。看見他的同一瞬間,赤...

【青赤】莫論虛實(下)

#和蛐蛐醬聯文的第二篇,實在是拖了很久我感覺羞愧(到底是誰說大學沒有高中忙的,鬼話

#上半部在這裡


-----------------------------------

青峰是人,並且是個從不想太多的笨蛋。

這兩點都和赤司正好相反。


“你住在森林裡的話,呃,那啥,貓又吃人的事是真的嗎?”

第一次聽見青峰大著膽子這樣問的那天,赤司幾乎以為自己會笑出來。一瞬間彷彿又嗅到鮮血滲人的香氣,在很久以前自己憩居的群落裡,冬日的枯骨和薔薇掠過眼前。

貓又。一直以來他都和自己的族類一樣,誘騙著踏進領域的旅人殺掉,吸取鮮血而存活。直到很久以前的某一天,他終於...

今天是蛐蛐生日但看下時間午夜前應該是來不及把賀文寫完了,所以還是把圖再丟上來吧

會看到這張圖的人大概也都看過塵土所以就不解釋了,只是我不是專門畫畫的所以文裡美哭我的感覺還是沒法畫出來,總之看過文的就懂這種感覺吧hh

總之蛐蛐生快=)謝謝你為青赤寫出了辣麼棒的文,能在極地圈裡遇見你真的很開心w

【青赤】烟华葬_04

#歌詞來自紅玉いづき的《あやかし飴屋の神隠し》


 ----------------------------------------


04. 绘提灯


侧殿的和室里没有熏香,却萦绕着绿茶淡雅的气息。莹白的瓷杯边缘只上了一抹釉色,浓重的绿色调让人联想到雾气弥漫的森林,被风岚翳蔽的沉郁天空,欲雨的湖面上倒映着山和树影。


茶杯底下压着一张素白的传单,上面介绍了神社即将举办的夜行祭。墨色的笔迹刚硬工整,当初青峰知道这是実渕的字时还吓了一跳(他认为人妖的字体也是走阴柔路线的)。夜行祭的独特传统,是祭典的前几天会先在神社发放灯笼,让祈福的民众彩绘、或写上...

【青赤】烟华葬_03


03. 三日月


“你真的有看到金色吗?”


广阔的神社庭前,树叶如同翎羽一样轻柔飘落。棋盘对面的赤司怀疑地盯着他,同样一个问题已经重复七次了。


其实他的怀疑也不是没有根据,毕竟青峰已经像平常那些【客人】一样拿着他的将棋摆弄了好一会,棋面上也完全没有出现象征妖物移转的漩涡图样。面对他的问题青峰只好第七次点头,原本他还心惊胆跳地想着自己身上附了什么东西,但现在的情况似乎也不是那么一回事。


无论如何,在他眼里这个人的瞳色的确就是两边不一样。看见他再次点头,赤司又不太高兴地蹙起眉头,像是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那样。


“可是,我感觉不出来你身上有妖物存在的气息……”...

【青赤】烟华葬_02

02. 笼居鸟


那之后青峰干脆就三天两头往神社跑,反正暑假到了爸妈也不在家。


如果有个人看上去就怀着秘密、却总是一副爱说不说欲言又止的样子,正常人都会对此感觉火大;但当这人是个气场强大还能时不时把妖怪具像化的美少年,青峰就实在没法以正常的态度处理他。对赤司这种人来说软磨硬泡大概是无效的,所以他只能试着运用不大灵光的脑袋,自己找出到底是怎么回事。


事实上,赤司没有也拒绝他的来访。青峰甚至觉得,每次见了面,他都会露出那种像是希望自己能想起什么的眼神,沉默地望着他。那种时候,他总是会本能地感觉到某种无以名状的异常,仿佛赤司凝视的眼神正试图穿透自己、看见更深处的另一个人...

【青赤】烟华葬_01

架空向,赤司是仆司,有兄弟向双赤


----------------------------------------


01. 平安京


 青峰大辉在窗外透进的晴烈阳光里醒来时,已经是日上三竿了。


四迭半的和室里铺洒着温暖的晨光,淡淡萦绕着木造屋宇特有的气息。他打着呵欠起身洗漱,左右看看空荡的屋里也没找着事能做,干脆出门打算去找那个人打发时间。


沿着石子路转过红色的鸟居,最先映入眼底的就是位于广阔占地一角的神社森林。就在他往正殿的方向张望着寻找那个身影时,身旁的神社办公室突然无声无息地打开,门后探出了一半穿着浅色神官服的身影。


“——!”...


【青赤】燦爛盛開

#七夕沒寫本命CP還是會良心不安所以補了,雖然昨天Lof不讓我發文所以已經過了三天(

#很短 並且 狗血

 

-----------------------------------

 

就算從此見不到面也沒關係。

就算未來的路只能一個人走也沒關係。

就算走在夜裡,下著傾盆的大雨——

 

第一朵煙花燦爛盛開的同時,入夜的天空中飄起了雨。

一開始只是疏疏落落的輕細小雨。像是並不受到影響一樣,遠方的煙花依舊接連升空,在粲然綻放的巨響後爆散成無數星火。紛呈的焰色在雨霧裡被柔化成斑斕疊影,墜落光點劃出流星雨似的軌跡。

最近幾年...

【青赤】MPD_02

#浴衣小戀人的推特是真的,推主是@fullyashiki,八月一號的推w

 

-----------------------------------

那之後我們也親眼看過這兩個人不對勁的地方。

有一次,上頭的長官們根據公關課莫名其妙的調查結果,認為我們必須【致力提高警視廳活力形象、貼近年輕世代以利新血招募】而舉辦了各課系之間的籃球比賽。雖說只是表演性質,但身為重案組的精英要是一輪遊也太丟臉了,所以賽前我們還是勉強犧牲了為數不多的休假時間打算練習一下。

順帶一提,青峰警部的球技實在不是一般的可怕。雖然我合理懷疑他是我的情敵,但他打起籃球的樣子不得不承認還真是挺帥的。本來大家都...

【青赤】MPD_01

#雙警官設定,很小的坑吧大概兩發完結…昨天被蠢萌機油拿走手機得來的靈感233

#原創角色視角,總之是類似教徒的…


-----------------------------------


各位好,我是桐原慎司,目前是任職於東京都警視廳搜查一課的刑警。

故事開始之前自我介紹似乎是慣例,但我的經歷真的沒什麼好聽的……怎麼說呢,呃,雖然這樣講有些不好意思,但不知為何從小我的異性緣就異常發達,比如小時候町裡最可愛的女孩子總是嚷著要嫁給我當新娘,中學時代的校花會在我生病請假的日子特地繞來我家送筆記、再一臉傲嬌地宣稱說她只是放學路過而已;在街道轉角,也時常會有匆忙奔跑...

【青赤】Why , or why not

#標題是片霧烈火的歌不過好像不太適合拿來當BGM

雖然青赤很可愛,但是寫久了就會有種自己能表達的情感類型真的不多、不管怎麼寫都和以前寫過的東西一模一樣的感覺......總之是最近遇到的狀況,好像也說不上瓶頸但顯然還沒解決就是了

 

----------------------------------------

 

——赤司君喜歡的女性類型是?

——品格高雅的女性。

——反過來說,在奇跡的世代裡,最難應付的人是?

——沒有……如果硬要說的話是大輝。有時候和他那個奔放的性格有點合不來。

 

青峰還記得赤司說出那句話時的表情。

那已經是高中...

【青赤】Drown

#開始來把之前的點文填一填… @绿色树藤 赤司學游泳的海邊梗w

#慣例的奇跡赤司廚設定


----------------------------------------


青峰大輝和赤司征十郎正在度蜜月。

說是蜜月也許並不正確,畢竟他們沒有結婚,總之是兩個人向家族承認了關係後姑且算慶祝意味的一趟旅行。不過青峰還只是個剛進警視廳的低收入新手、因為這件事差點被踢出家門的赤司也不可能有多少錢,所以他們的蜜月也沒有度到太遠,只是選了個瀨戶內海的度假小島,訂了勉強不算太貴的機票就飛過去。

雖說不是旅遊旺季的時節,陽光燦爛的沙灘上還是有不少來偷閒...

【青赤】Eschatology_03

#原本要來寫點文的但朋友畫了這圖 ↑ 給我,害我突然想起原來還有這個坑O_o不過大概沒人記得了所以上一章的連結在這裡


----------------------------------------


大輝——

就在赤司第一次叫出這個名字的那天。

從前他叫每一個人總是用姓氏。雖然青峰不太願意承認,但是他很喜歡赤司喊他的聲音。Aomine是柔軟的四個音節,在赤司微涼的聲線裡輕微地波折,像水。

然後水凝成了冰。語尾下壓,像是被斷然結束的什麼東西一樣冷徹而乾脆,稜角分明。Daiki。

就在他第一次叫出這個名字的那天。


彷彿夏日裡驟然來...

【青赤】Retaliation

#回國換電腦一看居然收到了這樣的提問…所以雖然私服梗已經被玩壞了但還是來一發吧,反正不管是原作還是這個私服總之面對官方我最擅長利用腦補自我安慰了↓


不過,如果認真回答這個問題的話,我不喜歡這次的私服…我不知道官方到底想表達什麼= =


----------------------------------------

東京的暑假裡,艷陽一如往常地在林立的玻璃森林間折射出眩目光芒。柏油路面被高溫蒸騰出微微融化的質感,熱度像是能讓近地面的空氣都微微扭曲地震動起來。

就像是嫌幾乎沸騰的溫度還不夠似的,在都心剛落成的新體育館裡,舉辦了慶祝竣工的籃球表演賽。既然是...

【All赤】東京1/365

All赤向短打集合,各篇之間沒有關聯

為了防止踩雷稍微列一下CP

0401-綠赤←黃

0707-黛赤

1220-雙赤

1225-青赤


-------------------------------------


【綠赤←黃】0401


【親愛的小赤司,

最近在京都過得如何呢 (ゝ∀・)我今天剛好趁著連假回東京工作,然後經過車站前面的咖啡館居然看到了好久不見的小綠間耶★可是小綠間好像很消沉的樣子,旁邊的幸運物看起來也怪怪的(雖然平常就很怪了啦,但是今天真的超級奇怪)所以我就立刻跑過去打算好好關心他了喔,...

【青赤】Eschatology_02

曾經青峰大輝有很多討厭的東西,比如蜜蜂、桃井的料理、還有課業學習。討厭是不需要理由的。

但是與之相反地,在喜歡某種事物的時候他可以想出千百種理由。喜歡盛夏,因為那是釣小龍蝦的季節。喜歡小麻衣,因為歐派即正義。喜歡籃球,因為——

他倒是沒想過這個問題。

……為什麼喜歡籃球?

 

很久以前他們曾經在一起過。

開始的時間點大約是升上初二之前,在青峰發現自己似乎有點喜歡上了自家副隊長的不久之後。雖然一開始他壓根沒想過這種可能性的,畢竟赤司再怎麼溫和也依然是個光存在著就自然散發出距離感的小少爺;比起和這類高貴人種相處,青峰更願意把時間拿去打一場街頭籃球或找黑子桃井吃棒冰,而相...

我觉得我养成了对《[论坛体][all赤]后辈太可爱老是把持不住怎么办?(10)》发丧病感想的习惯。。。

前辈组气场实在太威武了,害我只好关门放僕司(这两件事才没有关联

专注给天道酱补糖三十年(


【青赤】________。

 #為了回復卿玖的留言去吧裡把這篇重看了一遍,結果發現錯字病句簡直峰峰相連到天邊OTZ為了顯示我也是知道正確的字該怎麼寫還是改了一下…舊文而已,看過的孩子就去別的地方玩吧hh 

#活動文,青赤私奔設定…原題是(11)知了+(13)樹蔭下的細碎光點+(41)扯衣角

 
----------------------------------------

你帶著學校球隊結束為期一周的暑期外宿訓練回到家的時候,赤司不在他的書房裡。你皺著眉在家裡繞了一圈才在後院裡的秋千長椅上找到他,他抬頭發現你回來了只是笑了笑,低頭繼續看他磚塊一樣的原文書,沒有招呼,沒有分開了一個禮拜...

【青赤】Labyrinth_08

 -010D 

 第二天早上你醒来的时候赤司已经起床很久了,像个没事人一样完全看不出昨天重感冒的样子。你不知道这是因为他运动选手的体质,还是不肯轻易示弱的个性使然。   

我要回去了,昨天谢谢你——他沉稳地说,像是昨晚那句话没有任何人讲过。从帝光可以直接走到车站,但从你家就稍微有点距离,所以你替他叫了计程车。 

 那是一个放晴的早晨。绵绵不绝的换季雨不晓得为什么就停了,湛蓝的天空像是被洗过一样澄净透明。如水的阳光洒在你们身上,虚幻得宛若一碰就会消散。有一瞬间你几乎恍惚地以为自己回到了三年前,那个像是透...

【青赤】Labyrinth_07

#因为是俺赤所以叫的是姓氏,虽然他喊青峰真是怎么看怎么怪OTZ


-02D 

不巧,生来就不相信神的我们──

──败北的少年

 ※ 

──早知道,就不要趁爸妈不在偷跑出来买小麻衣的新写真集了。

 看着眼前全身湿透的红发少年,你几乎没有办法思考的脑子里勉强挤出了这个想法。隔了许久的重逢居然是这样的方式,你不觉得这是什么好的开始。 


※ 

总之你半扶半抱地把人弄进家门的时候,赤司的衬衫大概可以拧出一杯水了,湿透的衣料贴合出身材的线条,烫得惊人的体温却还是没被冰凉的雨水降下来。 

地上都是雨水的痕...

【青赤】Labyrinth_06


-03S

 

充斥着体育馆的光,明亮、耀眼、坚强,温柔到令人心碎。

背负着光的是谁?

──《太阳坐落之处》

 

 然后,那个冬天也到了尽头。 

春假结束前的最后一个周末,你撑着伞站在帝光的校门口。初夏的IH正式开始之前,洛山会参加稍微正式的校际练习赛,而在这种大型比赛前回帝光看看是你不晓得怎么就养成了的习惯,彷佛这么做的话,就能够从某种形式上得到继续走下去的力量一样。 

──这里是你们的起点,奇迹的聚集写下了无法超越的神话;但只有你们清楚,那段并肩走过的辉煌行旅同样是在这里终结。

 雨声不断不断地响起,敲在...

【青赤】Labyrinth_05

擅自脑补了WC结束后的情节【

洛山赤视角,因为已经写到青峰的名言区区洛山那边so他应该是已经变回俺赤了,但是切换回来的俺赤我还没办法掌控得很好……写得很乱OTZ

-----------------------------------

-04S

有一点改变了吗?询问着未来的自己

变得坚强了一些这样逞强着

──未来线

 ※

洛山这种货色。 

他说。连洛山这种货色都打不过的话──那个他这么说。

※ 

明晃晃的球场灯光下,你右前方的实渕几乎是反射性地回过头。不太敢直视你的表情一样,他漂亮的眼瞳里是一闪而逝的担心,像是怕你听见了会受到...

【青赤】Labyrinth_04

 。第一人称黑子视角

 -----------------------------------

断章T 

为什么人会害怕呢

 因为有想要守护的东西啊。 

──华胥引

 

※ 

很多人以为我是“奇迹的世代”之一。 

以为——没错,只是以为。其实我并不是。如果你上帝光中学的报导部网站或Wikipedia看看,就会发现奇迹的世代其实是那五个人的称号。正是因为我跟着他们经历了奇迹却不属于其中,所以我能够清楚看见他们是怎么样、为什么、从什么时候开始渐渐分崩离析。 

但是他们不行。...

【青赤】Labyrinth_03

就是在那时开始渐渐倾斜的吧。犹如被乌鸦的黑羽覆盖,最终承受不了重量,逐步崩塌的王城。

  ——流光森林

   

【D】

  “……我不打了。”
 

 开始感受到原本热爱的篮球变了调之后,那是你第一次在练习的时候失控。针对你的防守薄弱得夸张,连续进了几个球之后你终于没有办法再忍受。作为你对手的二军成员惊愕地看着你,像是无法理解你握紧的拳头,和咬着牙低声逼出的这么一句话。

  悄悄地,查觉到你的不对劲一样,体育馆里的空气僵滞了。

 

 “——这算什么...

【青赤】Labyrinth_02

 【断章‧R】

 只有温柔是什么也守护不了的。

 ——《花言叶》

 

 ……你问我国中的小赤司是个什么样的人?

 这个嘛,很难回答呢。

 ……那小青峰又是怎样的人?这就简单了啊,他只是一个篮球笨蛋而已。喜欢小麻衣跟小龙虾的笨蛋。

 呃,要我认真回答?什么意思?我很认真啊,难道小青峰看起来很聪明吗?

 ……

 喔,这样啊。好吧。反正今天刚好没有通告了,我就认真帮你想想吧。

嗯——其实说真的小青峰没那么笨啦,哈哈,虽然我第一次看到他跟之后相处起来感觉实在是有点落差。怎么说呢...

【青赤】Labyrinth_01

嗯不知为何贴吧没法发只好来这试试= =

 

【-10D 

你的时间一直是冻结的。如同冰的秒针,一动也不动。

 ——冰的秒针

 

 很多时候你想起帝光,然后想起赤司征十郎。

 你在图书馆里和他讨论了平行线的那天。合宿的夏夜,在碳酸泡沫的香气里几乎就要擦枪走火的那天。奇迹还没成形也还没崩毁的时候,他在瑰丽的暮空下对你说出因为我有你的那天。

 在转瞬即逝的,那段荣耀之日底下。

 比起百战百胜的辉煌,你们之间的回忆恍若朦胧流光。虽然发着亮,却无论如何称不上耀眼的、散发着不均匀的细碎...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