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ISOLA

-Never wake up.

© A.K.ISOLA
Powered by LOFTER

【青赤】烟华葬_05(完)

有生之年我居然填上了三年前的坑(

附上上古时代的前篇连结

01. 平安京

02. 笼居鳥

03. 三日月

04. 绘提灯


----------------------------------------



05. 彼岸花


很久以前,青峰和那一个赤司刚开始交往的时候,也曾经一起参加过祭典。和夜行祭不同,是京都夏日普通的烟火大会。那天他给恋人买了一支苹果糖,莹亮的红色糖壳映出赤司的眼睛,瑰丽色彩模模糊糊融在一起。

你知道吗,其实我有个弟弟。赤司突然说。

“他很少能够出来……出来看看外面的世界。其实祭典这么好玩的事情,是该让他出来看看的。”

青峰有点诧异。他从没听赤司提过自己的弟弟。

“那,为什么不带他——”

“因为我想和你单独在一起更久一点啊。”

有些东西总是来得猝不及防,比如意外,花粉过敏,或是出乎意料的大胆告白。面对青峰的疑问,赤司狡黠地眨了眨一边眼睛。

“有什么意见吗?”

月光落上他的睫毛,在那里造成细小的几场爆炸。这是交往以来赤司第一次这样说话,青峰不得不愣了一下。

他感觉一只晶瑩的蝴蝶落进胸腔。

赤司露出微笑。毕竟,他自言自语地说。毕竟我能和你在一起的时间,大概也所剩不多了。

“你说什么?”

“没什么。”

青峰没有听清楚他的声音,但赤司淡淡地转开了话题。

“你看,烟火开始了。”


-


他没想到的是,那天是他最后一次见到自己的恋人。

“——不要动。”

最后一朵烟花散去之前,赤司把他拽进了深浓的树荫底下。大约他用上了全部的力气,青峰踉踉跄跄往后摔倒,赤司一抬腿跨坐到他身上,用右手压住了他的肩膀。

青峰呆住了。才想着要说“你今天还真热情”,赤司的左掌底下就爆出灿烈流火,妖气涌动的火焰直接按上了他的胸口。

“——!”

妖物被强行封到体内的高热和痛楚,一下子逼出了青峰的冷汗。他想叫出声来,赤司就猛然俯下身,像是告别前的最后一次,毫不保留地狠狠吻住了他。

灿烂烧燃的火焰里,妖物师从掌底结出鲜红的咒印。不知火被完全封进青峰体内的同时,他的意识开始因为高热的体温变得模糊。压在身上的重量消失了,大概是赤司站起身来离开了他,他却感觉自己被沉沉按进凝滞的水银。没法动弹,也不能呼吸。

恐惧。

跳过了不解的步骤,青峰大辉一向精准的直觉突然发挥作用。他突然就意识到,赤司要走了,不会再回来。

视野完全陷入黑暗之前,他听见赤司的声音。如同星星沉进泉水,或是透过显微镜去看水晶,那样的质地。千万个棱面都在晶莹闪烁,有一瞬间他感觉自己被吸进他最后的声音里。仿佛他站在寂静的深谷中央,沉睡的空气冷冽清新,然后岩壁上的流水一点一点冻结,里面的光痕和时间就永远停在了那里。

“再见,青峰——”

那一个赤司说。

“帮我照顾他。”


-


幻觉与现实的边界,冻结的深谷之中。

等等,青峰想说。但他没法开口。

等等,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你做了什么?喂,你別不听人讲话啊,不要随便乱动我的身体,你不要——

你不要走。


但他发不出声音,也听不见回应。火焰忽然又涌起。

安静的,安静的,冰冻而绝望的深谷之中。

然后灼烧的痛楚退去了,等到他终于能够睁开眼,到处都已经看不见那个人的身影。他踉踉跄跄跑到街上,硬撑着找了一整晚,然后把自己给绊倒了。平常发达的运动神经在高烧又慌乱的状态下完全不起作用,他的后脑杓狠狠撞到了街边的石墩上。

那之后他似乎就昏了过去,忘记了很多很多的事情。


-


所以,一切都有了答案。

青峰拉着赤司走回神社——是如今的这一个赤司——夜行祭典的花火在他们身后腾上半空。欢呼声跟着硝烟、火药、异色的金属离子一起爆炸,平安京的漆黑夜空里,落下一些绚烂带火的流光。

真相在烟花里绽放。

烟火大会的那一天,同时也是溆岁。之前的赤司——主元神的那一个——在仪式开始之前溜出了家门。名为不知火的妖物被他从棋盘里带出来,放进了青峰身上。

即使他封印了大部分的妖气,不知火仍然是挟带强大力量的妖怪,足以在宿主体内闹腾一番才乖乖安分下来。他没想到青峰能那么快醒,还硬撑着一路找他,最后把自己在街上绊倒,差点没撞坏本来就不怎么聪明的脑袋。就在这段时间里,那一个赤司回到宅邸去,在成年的溆岁仪式上毁灭了自己。

这就是一切的真相,所有问题的回答。有时候故事以很久很久之前作为开始,不一定能有幸福快乐的结局,阳光,皆大欢喜和婚礼鲜花。真实的故事里也能有深爱,但牺牲、疼痛和死亡会和爱一起到来。

於是此刻的这一个赤司突然明白了。那副空白的棋子。在本家离奇消失的不知火。青峰总是偏高的体温,炙烫的手掌——那只手此刻正拉开神社抽屜,按在了他哥哥留下來的那盒棋子上。

耀眼的火苗在一瞬间绽放。它们从青峰的指尖溢出来,仿佛小蛇吞吐着鲜红信子,一点一点舔过棋盒的边缘。

封印在瞬间被打破了。这就是赤司一族的不知火。普通的将棋没法吸出他身上的妖怪——赤司想起那一天,自己把同样的问题重复了七次。你真的有看见金色吗?有啊,青峰不耐烦地第七次回答。

所以,这就是那一个赤司设下的诘将棋。一个只有唯一解的精准谜题。那不是普通的妖物,所以也不能是普通的棋子。必须是他留下来的这一副才行。

不知火这种妖物,传说是龙神的灯火。有些渔船出海的时候,会在夜里看见绚烂的海市蜃楼。如今龙神的火焰蔓延到将棋的盒子里面,空气被炙烤成又烫又软的金红色,仿佛金箔,岩浆,迤逦融化的蜂蜜和焦糖。第一枚将棋终于被点燃,它的影子落进赤司异色的瞳孔,在那里抽紧了,开始微微颤抖。

他唯一留下来的东西,就在火焰里,一点一点地——

“住手!”

赤司终于失控地低喊出声,但在他来得及打断任何東西之前,青峰一把抓住他的手,把他整个人牢牢锁在了怀里。

世界有一瞬间震荡。火焰晃动着延烧。

其实,在摸上棋子之前,青峰心里也不敢肯定这么做就是对的;但不知道为什么,他能感觉到从前的赤司,他的恋人,似乎正含着笑看他动作。

他的微笑。蝴蝶。京都夏日的烟火大会。那年他们在学校里第一次遇见,图书馆,球场,晶莹透亮的苹果糖。明亮而疼痛的回忆突然淹没了他。

晃动的火焰里,赤司俯视着他,一边说了什么,露出漂亮的微笑。还没交往的时候,他在学校里第一次挑衅对方,不知怎么过了三秒他的膝盖突然就着地,眼前摔出一些乱坠的星星。

偶尔也做点聪明的事吧,青峰。那时赤司似乎是这么说的。

青峰。

你听过不知火吗,大辉。再见,青峰。他晃了晃脑袋,想起他们对他的称呼从一开始就完全不同。以前的赤司和这一个并不相同,可是他们又那么——

赤司用足了力气挣扎,手肘撞在了他的小腹上。青峰闷哼一声,听见他愤怒的声音里浸出哽咽凉意。

“求你了,住手,不要毁了……他的……”

青峰听见他的声音。沙哑而失控,带着绝望的声音。这曾经是他的恋人对他清脆调笑的声音,几乎让他心口发痛。但他仍然狠下心箝制住他的动作,那一天他没能阻止自己放开了手,从此再也没有办法回到那个时候。

寂静的深谷之中,火焰翻涌而过。

——然而下一秒,异变就在他们面前发生。

那些棋子没有烧毁。在鲜红的火舌底下,突然冒出几近青白的冰蓝星光。夺目的光点流过整副棋子,原本空白的驹子开始浮现出字样。秀丽而端整的字迹,他们两个人都清楚是出自谁的手笔。


【——现在明白了吗?】


如果是现在,你能够看见我所看见的风景了吗?

如果是现在,你能够听见我想告诉你的东西了吗。

所有的事情都发生在那一天。夏日的烟火大会,变质的溆岁。赤司盯着棋面上跃动的星点,想起溆岁那天,妖气涌进来的剎那,他的哥哥挡到自己前面。 

现在明白了吗? 

这才是做为主元神的赤司想对他说的话。他已经活过了十八年,看过了世界,还有了喜欢的人,而他没有打算自己用完剩下的时间。因为时常接近妖气的原因,妖物师在溆岁过后本来就没有办法再活太久;至少在那之后,他希望他的弟弟能够不被拘束地活着,过上即使并不漫长也好的、属于自己的人生。 

这不是一个提议,这是命令,也是放置在必要条件之后的回答。这是赤司设下的棋局,只有他自己能够解开——他们本来就是同样的存在。

于是,他把棋盒留给了他的弟弟,打开盒子的钥匙放在了自己的恋人身上。如果他能够把自己留下来的遗物烧毁,就代表能够放下过去,不要再记挂着自己,像当年的副元神一样活在兄长的阴影之下。不直接把不知火留给他,而是放进青峰身上的原因,也是希望他能找到另一个人代替自己,从此之后好好地照顾他。

“未央……怎么说,是不希望祭典结束的妖怪。它大概以为只要灯笼不烧尽,祭典就不会落幕吧。” 

赤司突然想起,就在不到半个小时之前,自己曾经对青峰这样说。未央是不希望祭典结束的妖物,可是世界上怎么可能有祭典能够永不落幕。

不愿意看见祭典终结的东西。不愿意相信哥哥已经离开的自己。明明让桃井放下的时候就能风轻云淡,自己做起来才知道多么艰难。

现在明白了吗?

远远的夜空里,花火接连绽放。这是瑰丽而盛大的送葬曲,平安京的百鬼夜行。妖物的队列交错行走,穿越璀璨而虚幻的烟华之都,黄泉之下,无法触碰的繁花在彼岸的另一个世界粲然盛放。

青峰抱着赤司,看着神社之外被点亮的夜空。这场烟花是漫长的告别,他们同样失去了重要的人,但祭典总有一天会结束,冻结的泪水会落进火焰里;人们总有一天可以淡忘悲伤,孩子能够相信死去的灵魂会变成星星。

最后一朵焰火腾上空中,祭典来到了终结。所有曾经绽放的花都凋谢了,但是从黑暗的土壤里,浇灌了泪水的柔软深处,也许在来年,会开出崭新的东西吧。

现在明白了吗?那一个赤司这样问,知道他已经不再需要回答。

夜行結束的那一天,他们看着最后一朵烟花化成流光逝去,就这样安静地坐了一会,没有再说话。


- Fin.




那天回赤受群里看了看

看见了很多可爱的人们

一个冲动决定把这坑填起来XD

偶尔也会觉得有点遗憾 这几年爬墙了淡圈了,

现在看看当初的文笔剧情也很不成熟;

不过赤受永远是我同人的初心,

我曾经在这里认识最好的人,过得非常开心XD


评论 ( 10 )
热度 ( 44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