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ISOLA

-Never wake up.

© A.K.ISOLA
Powered by LOFTER

【湯草】星象儀

 @漆与焰 生日快樂 很久很久之前說過給你的湯草 不知道你還記不記得hh只是我最近忙了點所以寫得有點趕 你湊合著看吧我之後慢慢再改

生快生快 希望你心想事成 天天開心~

-----------------------------------

 

那天輪休的草薙俊平走進研究室時,帶來給湯川的難得不是案件,而是禮物。

“這是什麼?”

湯川隨口問,從讓人苦惱的學生報告裡抬頭瞥了他一眼。草薙看上去有點得意。

“你猜?”

“星象儀。”

草薙手裡的東西差點掉在地上。湯川轉回去給他找杯子倒咖啡,有點好笑地猜測現在的戀人臉上是什麼表情。

“……你怎麼知道?”

“你猜啊。”

終於回神的草薙帶著不甘心的語氣追問。湯川不冷不熱地吊他胃口,沒說出這次自己倒不是推理出來的。他只是稍早時候自己路過校園正好遇見電影社在宣傳作品,隨機和經過的路人玩問答活動,那個星象儀就擺在那裡當獎品,給出有趣回答的人可以抽獎。電影似乎是數學老師和天文學家的戀愛劇情。

“跟數字有關的故事?”

當時被攔下來的湯川實在沒興趣,反正他也不需要什麼星象儀。是愛情故事,看上去像社長的女孩糾正他。可以說說自己跟戀人之間的故事,副教授有戀人嗎——

湯川面無表情地打斷她。

“想不到。”

如果少了戀愛這個先決條件,問題就變得簡單。他可以說出CPT對稱一維洛侖茲變換的定義,也可以畫出兩道狹縫干涉的圖形,解釋它們的疊加原理。傅立葉變換的三種形式可以用複指數核取共軛實現,四維空間常常被一般人誤指為相對論裡明科夫斯基時空的概念。燒杯的分刻度並不完全精確,允許誤差一般在百分之五上下;馬克士威線圈中心磁場的前六階導數均為零。一般的七段顯示器擁有八個發光二極體,而目前對於中子電偶極矩最準確的估計為九成C.L.。重力質量與慣性質量不同,差異大約是十的負十一次方;龐加萊同調球面的簡單構造法是使用正十二面體。他在第十三研究室做過無數種實驗,泡了數不清的即溶咖啡。

總之湯川只想得出這種事情。科學,準確,秩序和理性。和數字相關的東西他腦袋裡很多,只是沒一個能和戀愛扯上關係。幾朵薔薇象徵什麼花語在他看來簡直比小孩子還缺少邏輯。

在他回想稍早遭遇的時候,咖啡淡薄的人工香氣盈滿了研究室。草薙已經一如往常地決定忽視物理學家難以理解的言行,自顧自拆開星象儀的盒子。帶上了精神的新奇,聖誕清晨的孩子一樣,有點期待的表情。

湯川一手端著咖啡,從他身後湊上去。

“你看得懂說明書嗎?”

“……你什麼意思,少瞧不起人。”

草薙一邊撕掉恆星球和台架的包裝,不怎麼真心地演了一下炸毛,反正湯川也不是真心在這種事上懷疑他的智商。只是這樣的互動似乎變成了慣有模式,兩個人一見面吐槽和忽略吐槽的戲碼不來一下就不對勁。

湯川喝掉原本要遞給草薙的咖啡時,草薙正舉起手上五角形的塑料薄片,瞇起眼讓它透進燈光。准教授看著自家刑警的側臉,瀏海下如常溫和的眼裡帶上了一點辦案時候才會露出的專注神情。不知為何他認真的樣子偶爾會讓湯川覺得想笑。

“跟數字有關的故事?”

是愛情故事,看上去像社長的女孩糾正他。可以說說自己跟戀人之間的故事——

他突然很想知道抽到星象儀的草薙究竟回答了什麼東西。

 

草薙知道自己的記憶力沒有湯川可怕,對數字的敏銳度也不算太高,但被電影社攔下來的時候,他的確是記得一些事情。

他們在第十三研究室裡說了很多話,解決了一些案件。羽球賽制的規則是在某方先到達十一分時休息一分鐘,通常先拿到十一分的是湯川,但草薙偶爾也能領先,機率大約是六比四。湯川發表磁界齒輪是在二年級的秋天,草薙還記得那時他的眼神;再怎麼沉穩的性格也掩藏不住的、年少天才的意氣風發,像是整個人都輝耀著光。

交往後的第三個聖誕節,他聽了姊姊的建議打算給湯川送馬克杯。訂制的瓷杯可以刻上喜歡的字,原本他想刻湯川的全名,聽到按字計價立刻打消念頭。訂制單上的Yukawa Manabu被快速劃掉,十二個字母變成七個,M.Yukawa。這樣價格聽起來是好多了,拿來送給古怪毒舌的物理學家勉強可以接受。

確定嗎,就刻這七個字?瓷藝店的工匠向他確認。草薙點點頭,突然又改變心意笑出來。等等,七個字的話,刻Galileo吧。

草薙回想著自己還對電影社的女孩說了什麼。

通常他覺得自己還算能喝,至少酒量不差。Armani的黑色襯衫有六顆鈕扣,湯川會把底下五個扣上。把兩件事聯結起來的關鍵是某一次兩個人去居酒屋,不曉得為什麼居然喝醉的他一回家就把湯川按在沙發上,開始解對方的襯衫扣子。

湯川學一向是個冷靜見長的男人。除了呼吸稍微變重以外,他只是露出感興趣的眼神,就這樣看著身上大概是酒後亂性的戀人忙活。解了四個之後最後一顆扣子怎麼也松不開,草薙有點煩躁地扯著對方的襯衫,湯川終於抓住他的手,隨手摘掉自己的眼鏡。

酒精的氣息突然變得濃烈起來,空氣稀薄滾燙。像是這時候才感覺到不妙,草薙猛地抬起頭,恰巧看見湯川端正的臉龐上露出饒有深意的微笑。彷佛遇見了值得挑戰的案件一樣,終於開口的物理學家把嗓音壓得比平常更低,帶著磁性的、危險的煽情。

“你在做什麼?”

 

……這件事他當然沒有對電影社說。

 

星象儀被喧賓奪主地擺在研究室的實驗桌上,彼此嵌合的五角稜面之間,已經能看見球體的雛型。南北半球上能看見的星系不同,星象儀的馬達就因此分成順時針和逆時針旋轉兩種模式,以插入接頭的正反向為依據。草薙對電有點苦手,終於動手幫忙的湯川拿過電源線問他意見。

“你想看南半球還是北半球?”

“南半球的吧,北半球我們在這裡就能看到了。”

“東京才看不見星星。”

湯川挑著右眉反駁,還是把手裡的接頭轉了個方向鎖進去。草薙笑起來,打開星象儀的開關,走去關了研究室的燈。螢白的光線一下從空間裡被抽離,瞬間籠罩而下的黑暗裡,璀璨的星象投映在牆上閃爍起來。

湯川臉上不動,心裡有點驚異。比他想像得更漂亮一點。像是透過塵埃、薄霧或是玻璃碎片,黑暗裡的細碎亮點發出不均勻的光芒。像是從盛著星辰的漆桶裡一下抽出蘸滿光的筆刷,潑灑出來的光點滿滿濺在牆上,打碎的鑽石一樣。

他感覺到草薙在漆黑中摸索著走回桌邊。星芒流轉寂靜,連呼吸的聲音都變成太不輕盈的事。彷佛星座環繞的億萬光年,亙久時空靜默連綿。不知道為什麼他突然就想起平行宇宙的假說。也許存在,也或許不存在。也許在那個世界裡他們從未相遇。

第一次看見彼此的學校體育館。最後一次和這個人打完羽球,瑰麗的晚霞底下。在石神的案件裡,轉過身去的時刻。他們就那樣靜靜地站著,時光在身邊沉默。兩個人認識以來已經經過那麼多事,走過那麼多年。從朋友開始,一起打過球也喝過酒,幾乎要在一起又分開又在一起過。他們講過很多話,針鋒相對的,彆扭的,想起來幾乎讓他感覺到懷念這種莫名其妙的感情。

不知道為什麼他突然想起電影社社長的問題,然後有不知名的記憶浮現出來。川本的婚宴和第一次讓兩人重逢的案件之間隔了三年。草薙的黑色Skyline車齡是八年。兩個人打過第一局羽球的比分差是四分。他的確在第十三研究室做過無數種實驗,有一些是為了替某個刑警破案。他泡了數不清的即溶咖啡,草薙喝掉的比例再過不久就快要接近一半。

也許還有更多的數字能被想起來。只是人工打造的星空清冷絢爛,在這種空間裡更適合做點本能的、不需要理性或邏輯的事情。

他伸手攬過身邊的草薙,力度準確地把他按在桌上。

“——”

學生的實驗報告被掃到一邊,碰倒了黑暗中的咖啡杯。

 

數字的故事。戀愛的故事。南北半球不同的星空,還有論述南轅北轍的人談戀愛的學生電影。邏輯以外或以內的問題。

兩個人的答案裡其實還是有共通的東西。他們在第十三研究室裡確實做過一些事情。

 

- FIN -

 


评论 ( 11 )
热度 ( 91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