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ISOLA

-Never wake up.

© A.K.ISOLA
Powered by LOFTER

【青赤】MPD_01

#雙警官設定,很小的坑吧大概兩發完結…昨天被蠢萌機油拿走手機得來的靈感233

#原創角色視角,總之是類似教徒的…

 

-----------------------------------

 

各位好,我是桐原慎司,目前是任職於東京都警視廳搜查一課的刑警。

故事開始之前自我介紹似乎是慣例,但我的經歷真的沒什麼好聽的……怎麼說呢,呃,雖然這樣講有些不好意思,但不知為何從小我的異性緣就異常發達,比如小時候町裡最可愛的女孩子總是嚷著要嫁給我當新娘,中學時代的校花會在我生病請假的日子特地繞來我家送筆記、再一臉傲嬌地宣稱說她只是放學路過而已;在街道轉角,也時常會有匆忙奔跑的美少女不小心撞倒我,順便嬌媚地驚呼一聲被我看見裙下風光——總之諸如此類不勝枚舉,有點像是漫畫裡自帶後宮屬性的男主角那樣。

但是等等,請先不要燒我。事實上,這些接二連三從天上掉下來的美少女只是讓我覺得非常困擾,甚至可以說,受迫於異性緣的關係,我的青春期每天都在痛苦中度過——

因為我喜歡男人。

這樣各位明白了嗎?不行的話我舉個例子吧。還記得高二的時候,我對學校的棒球隊王牌隱約抱持好感,結果他因為女友變心喜歡上我而衝到教室來把我痛揍一頓的那天,我真想當場哭出來。

所以說,踏出了充滿創傷記憶的校園之後,我努力地選擇女性數量相對少一點的工作環境、成為了刑警。雖說警視廳裡還是有為數不少的優秀女性,但她們大多不會出現在我隸屬的重案搜查一課,這是件非常值得安慰的事情。

當然也不能否認,其實我暗自期待能在充滿雄性荷爾蒙的警界裡找到對象擦出火花,像是廳裡有名的草薙警部補和帝都大的湯川老師那樣——不,抱歉,這是我自己YY的。

無論如何故事的重點要來了。

 

進入搜查一課之前,我就聽說過課裡有個非常出名的警部,叫作青峰大輝。

在日本警察的九階級裡,想要當上警部有兩種管道,分成普通組和國家特考組。如果走特考路線,那麼只要先通過國家公務員I種合格、再到前線警察署分局實習九個月後就可以任職了。所以理論上,最年輕二十多歲就能夠擔任警部,但這幾乎是不可能的。

但是青峰警部在廳裡就是個異常年輕的存在,大概也就二十七八歲而已。只是經過後來的實地相處我嚴重懷疑他對考試之類的事情根本完全沒辦法,之所以能夠那麼早就通過特考……好吧,大概是天生注定要走這一行所以警界之神特別保佑他了吧。

一開始,在我聽見的傳聞裡,青峰警部此人雖說黑了一點但長得也還算帥氣,就算在案情分析上不太拿手,實戰方面的格鬥技和射擊也依然是機器等級的可怕,簡單來說就是重案組的王牌——似乎是相當有魅力的形象,但是和本人相處過後我就徹底失望了。

當然他在工作上的能力的確無庸置疑,但是他有著偷懶不寫調查報告、每天霸占櫻井巡查的便當、在庶務課的桃井小姐送來手工生化武器時強迫我們幫他吃完、或是在案發地點間趕場時奔放不羈地飛踢部下等等糟糕習慣。毫無疑問地是個直男也就算了,但沒必要在午睡的時候把堀北麻衣的寫真雜誌蓋臉上吧。

然後,課裡的其他同事就更不用說了。明明辦案的時候個個都像精英,但每次看見他們和青峰警部爭論堀北麻衣早就熟透過時、而後者一臉認真地反駁小麻衣從中學起就是他女神的時候,我就只能默默地哀悼自己根本還沒燃起就被熄滅的辦公室戀情。

當然在搜查一課以外,警視廳或是和我們有合作關係的單位裡也是有不少出色的男性,比如科搜研的黛千尋和監察醫務院的綠間真太郎,但是他們不是整天拿著輕小說或在實驗室裡擺等身抱枕,就是即使進行解剖時也堅持幸運物不離身的怪人。其他還有鑑識組的冰室辰也,初次見面我就感覺這實在是個斯文優雅不可多得的帥哥,而且我的本能雷達告訴我這人也喜歡男人;可惜那天傍晚我就看見他眉毛分叉的戀人來接他下班,兩個人還戴著串了戒指的對鍊。

曾經觸發過我同類雷達的,還有某次搜查時合作的犯罪側寫師実渕玲央。但是他有種妖魅過了頭的恐怖感,每次他伸出雪白美麗的手吃我豆腐的時候我都毛骨悚然……就算長相很棒,直覺還是告訴我,靠近他的話肯定會被吃得連骨頭都不剩的。所以絕對不行。

總之,各種不順利。我有點失落,但幸好我似乎挺適合當刑警的,所以還能藉由忙碌的工作轉移感情方面的注意力。

這樣的日子一直持續到某一天,我們課長在追查某樁始終破不了案的重傷害事件時被嫌犯襲擊住了院,於是上頭不得不調個人來暫時管理搜查一課。要當上課長的話官階至少得是警視,總之比青峰警部還高一階,但根據可靠消息,即將來到課裡的那個新任上司似乎和他同年。

高智商的天才、警視廳形象廣告的代表、都心女性票選【最想嫁給這個警官】的連續五年冠軍——但是老實說,有了青峰警部的前車之鑑,關於新上司的這些耀眼傳聞我通通抱持半信半疑的態度。

直到上任那天,看見他走進搜查中心的時候——

“午安,各位,我是赤司征十郎。”

紅髮的警視對著我們露出微笑。那一瞬間,我突然發現世界好像可以因為突然被命中心臟而崩塌一樣。就算把從前那些棒球隊王牌之類的小小好感全部加起來,也比不上這一刻的衝擊。

——所謂的初戀,大概就是這種感覺吧。

 

但是我的初戀遇見了諸多阻礙,最大的問題就是我從前一直以為是直男的青峰警部。

上任之後,赤司警視很快就掌握了整個搜查一課。但是我始終覺得,他之所以能夠這麼順利就讓大家聽令於他的原因,除了本身的領導才能,還有我們的王牌對他堪稱異常的無條件信任。

各位也知道青峰警部那種寫作奔放讀作暴躁的個性,基本上他就算在廳裡和上級說話時也是一臉不耐煩的樣子;但是只要赤司警視找他說話,他就像變了個人一樣。第一次看見他露出完全不帶戾氣的表情、爽朗地笑起來的時候,我嚇得把手裡的資料通通掉在地上。

課裡情報靈通的杉崎告訴我,他們兩個似乎從中學起就認識了,所以走得很近的樣子。聽說當年警部能夠通過特考,也是因為赤司警視臨時幫他惡補了好幾天。

……什麼嘛,原來他開外掛啊。我還以為是警界之神的關係。

不過那不是重點。之後我又陸陸續續聽到了關於他們兩個的更多傳言,但每一個都不像是正常男性間會出現的互動模式。

比如說,兩個人早上似乎是一起來上班的。

比如說,某個冬天的深夜,有人看見下班後的赤司警視披著明顯大了一號的外套站在CircleKSunkus外面,幾分鐘後青峰警部就從店裡走出來,一邊把手裡的熱咖啡遞過去,身上只穿著襯衫。

比如說,他們剛踏入警界的時候似乎是搭檔,但某一次任務裡青峰警部為了保護對方受了很重的傷。趁他還在住院的時候赤司警視立刻就請調到別的單位去了,還有人在醫院目擊到兩個人難得失態的憤怒爭執,大約是【你為什麼沒跟我說就擅自離開】、【如果每一次有人把槍口對著我的時候你都撲過來,那我難道要眼睜睜看著你在我面前死掉嗎】這種類似肥皂劇的奇妙對話——

總之,直覺告訴我,他們之間存在著很微妙的關係。就算每次黑皮蹭上去的時候赤司警視總是一臉公事公辦的冷淡推開他,我還是覺得肯定有什麼不對勁。感覺像是巧妙地隱藏著不被發現、但實際上卻比表面更加複雜的東西。



- TBC -

评论 ( 21 )
热度 ( 82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