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ISOLA

-Never wake up.

© A.K.ISOLA
Powered by LOFTER

【青赤】Retaliation

#回國換電腦一看居然收到了這樣的提問…所以雖然私服梗已經被玩壞了但還是來一發吧,反正不管是原作還是這個私服總之面對官方我最擅長利用腦補自我安慰了↓

不過,如果認真回答這個問題的話,我不喜歡這次的私服…我不知道官方到底想表達什麼= =

 

----------------------------------------

東京的暑假裡,艷陽一如往常地在林立的玻璃森林間折射出眩目光芒。柏油路面被高溫蒸騰出微微融化的質感,熱度像是能讓近地面的空氣都微微扭曲地震動起來。

就像是嫌幾乎沸騰的溫度還不夠似的,在都心剛落成的新體育館裡,舉辦了慶祝竣工的籃球表演賽。既然是娛樂性質的比賽,觀賽重點比起基本實力對決就更偏重明星選手的炫技。請來的雙方也的確都是幾乎讓人懷疑自己是不是在看科幻籃球的隊伍,秀德高校和桐皇學園——

但是,就在開賽前的熱身練習上,現場球評和轉播屏幕關注的焦點卻並不是綠間的遠距三分,也不是青峰的無定式射籃。真要說起原因的話,大概是因為入場開始後不久走上觀眾席的那個人。

——還有他的衣服。

 

“……!”

原本正準備投出的籃球砰地摔在地上,青峰還維持著抬手要射籃的動作,整個人卻像石化一樣呆住了。比起看見自家戀人出現的驚訝,他的反應看來更接近震撼過度的一片空白。

“他……那件衣服他媽的是什麼鬼……”

“な、なの……だよ……”

一旁的綠間同樣是目瞪口呆了好半天才勉強擠出無意義的幾個字,乾澀的聲音聽著也很不淡定。在他們眼前,那個禁欲系設定、連制服扣子都總是一整排慎重扣到領口的赤司征十郎,正若無其事穿著明顯畫風不對的詭異衣服,就這麼若無其事地走到觀眾席上,然後若無其事地在第一排坐了下來。

同樣的時間裡,騷動以他身周為中心擴展開來。看不清楚發生什麼事的後排觀眾紛紛探頭張望,接著在看見那頭紅髮的瞬間發出驚呼。那個、赤司征十郎——類似的竊竊私語在觀眾席上交相傳遞,重疊成響徹球場的嗡嗡聲響。

傳聞中的赤司就近在眼前,他身邊的人似乎一開始還有點敬畏地不敢靠近,但在發現對方的氣場並沒有那樣高不可攀之後就開始爭先恐後地向他搭話起來。當赤司維持著有禮的笑容一一回應,周圍就不斷出現受寵若驚的感嘆聲。基本上,只要赤司願意,他對群眾總是很有魅力的。

“……什麼啊,有必要這麼誇張嗎。”

面對赤司一個人就拉走全場注意力的驚人現象,場上的若松只是不以為然地嘖了一聲,轉過身打算繼續剛剛被中斷的練習。青峰卻像沒法移動一樣呆呆地站在原地,似乎還能聽見身後的高尾正用不知道是震驚還是忍著笑的顫抖聲音向綠間搭話。

“那個,小真,赤司他的衣服……”

“不要問我なのだよ!我以前沒看過他穿那種東西!”

在一開始的傻眼過後綠間似乎強迫自己恢復了表面上的平靜,雖然他的眼鏡完全擋不住臉上可疑的漲紅。事實上要不是膚色的關係,青峰看上去大概也跟他一個樣。赤司的衣服原本就已經幾乎什麼都擋不住了,但每一次他傾身向前去聽另一個觀眾講話,寬鬆的領口就會再下滑一點。鎖骨早就一覽無遺,再這樣下去,大概整片胸口都能看見吧。

更重要的是,球場的轉播鏡頭已經完全不理會場上球員,像是知道觀眾想看什麼一樣鎖定了剛進場的赤司。他那種糟糕的樣子在屏幕上被放大到全場都能看得一清二楚,原本就白皙的肌膚被球場燈光一照似乎變得更晃眼了。青峰皺緊眉頭盯著他,感覺自己正一點一點地怒火中燒。這傢伙——

搞什麼啊!!

 

就算意識到攝影機全對準了自己,赤司也沒有特別揮手或微笑,只是微微挑了挑眉,繼續神態自若地和旁邊的人說話,大概是帝光時代的採訪轟炸已經讓他習慣了被注目。

——對鏡頭意識薄弱的結果,就是他毫不在意地讓自己的衣服繼續往下滑滑滑滑滑。看見他完全沒察覺女孩子尖叫原因的遲鈍反應,青峰終於再也忍不住扔下籃球,火大地大步走了過去。身後的若松對他在開賽前擅自離場不高興地喊了兩句,但是他沒有多餘的心思去回答。

他的靠近引起了場邊輕微的騷動。正在和身後觀眾說話的赤司轉過頭看見是他,似乎也並沒有驚訝的樣子,只是隨意地笑了笑當作招呼。

“大輝。”

“——”

原本滿腔怒火準備質問赤司的氣勢,在看見他對自己露出微笑的瞬間就突然矮了一截——青峰憤憤地在心裡詛咒起自己的沒用。可恨,戀愛這種東西太可恨了。赤司的笑容這種東西太犯規了。事實上,這整件事根本都太過分了。

“你……你的……咳,你怎麼會來?”

不是,老子想說的才不是這個!這根本徹底弱掉了啊——青峰在心裡怒吼仰天四十五度,但赤司似乎沒有察覺他精采的心情轉折。他微微歪著頭。

“是你自己前幾天告訴我說你今天有比賽的啊,剛好我回來東京,就順道看看。門口的小姐居然特地幫我挪出了第一排的位置呢,其實我也挺驚訝的。”

還不是看在你那張臉的份上——青峰硬生生把自己的吐槽堵了回去,咬牙想想決定還是跳過這類沒用的寒暄。快點振作青峰大輝,你的人可是衣衫不整地在全場觀眾面前亂晃,這種時候還沒點意見你就不是男人——給自己打足了氣之後他咳了兩聲重整旗鼓,口氣不善地直奔主題。

“算了,那種事情隨便都好。我說,你的衣服是怎麼回事?”

“……?你說這個?”

像是詢問一樣,赤司側過頭看著他,順手勾住自己的領口輕輕扯了扯。青峰呆了一秒,慌忙伸手打掉他的動作。開玩笑,再這樣下去他的鼻血十成九要噴出來。

“對、對啦!你不要扯它!到底怎麼——你怎麼會有這種——這種衣服——”

像是被他略顯粗暴的反應嚇到了一樣,赤司微微睜大眼睛,但還是依言放開了自己的領口。當然青峰並沒有因為這樣就鬆口氣。

“這是小太郎修學旅行的時候帶回來給我的紀念品啊。雖然玲央說這件衣服品味很糟糕,可是我覺得收了卻不穿的話對小太郎很不好意思,所以就趁今天玲央看不到的時候……”

“管人妖看不看得到,我他媽才不想知道這誰送你的啊,總之快點把它換掉!或者你去把外套穿上!現在就去!!”

明明是青峰先問起衣服的,但赤司才解釋到一半立刻又被沒頭沒腦地打斷了。面對他莫名其妙就突然大聲起來的樣子,赤司的眼神比起懷疑更像是覺得有趣,最後他似乎決定徹底無視對方的意見。他輕嘆了一口氣。

“……別開玩笑了,大輝,這種季節誰會帶外套啊。不管怎樣快點回去練習,你們監督在看這裡了。”

“在你把這見鬼的衣服換掉之前我才不會回去!”

青峰不耐煩地重複了一遍,有幾個觀眾好奇地投來了目光。赤司微微蹙了蹙眉,和他相反地壓低了音量,雖然聲音裡不知道為什麼還隱約帶著笑意。

“那是不可能的,你要我上哪裡去找其他衣服……我不知道你為什麼這麼激動,大輝,不過第一節快要開始了,所以快點回去。嗯,你再繼續無理取鬧,我等下就會站起來對真太郎他們喊區區桐皇這種貨色,給我打敗他們——”

“——”

事實上赤司的話根本前後毫無關係,但聽見熟悉的台詞,青峰的臉還是瞬間漲紅到了目視可見的驚人程度。他轉開目光不自在地鎖緊眉頭,感覺自己陷入了侷促的尷尬。雖然青峰大輝此人基本不甚長記性,但自己講過的話他還是勉強能記得的。

“那、那什麼,就說我只是隨口喊的啊,都冬天的事了,你幹嘛一直記到現在——那時候誰會注意自己講了什麼啊,雖然我知道我沒道歉啦,可是——你——我——”

赤司好整以暇地欣賞著他開始焦慮的狼狽樣子,微微勾著唇角笑了起來。他稍微抬起手往場上揮了一下,青峰本來以為他是在和誰打招呼,但接著就發現他只是對自己示意了一下綠間而已。

“呵,其實你也不用那麼緊張。要當你們的隊長,就不可能心胸狹窄到那種地步……我可以理解你們想幫誠凜加油的心情,再怎麼說哲也也曾經是我們的同伴吧,所以其實我不太在意的。你看,那之後我完全沒有跟真太郎或涼太計較不是嗎。”

是啊,那你現在是幹嘛——青峰理所當然的疑問還沒出口,就被赤司伸出的指尖打斷了。纖細的食指只差一點就要按上他的唇,但這種動作在眾目睽睽下似乎太過親密了,所以赤司很快又收回了手,只是整個人往前傾了一點,筆直凝視著青峰的雙眼。突然拉近的距離讓青峰剎那間看不清楚他是不是還在微笑。

“——可是,大輝,你是我的戀人吧?”

 

你是我的戀人吧

赤司的聲音明明很輕,青峰卻突然覺得每一個字聽在耳裡都帶著異常的重量。簡直像是他同時聽見了赤司說出口和心裡想著的這一句話,那麼沉重地敲下來一樣。

我的。

在這種時候突然又被舊事重提,雖然並不清晰,但他終於第一次驀地感受到,在很久以前的那個時候,有什麼東西留下的痕跡其實遠比自己以為的還要更深刻。第一次意識到,自己脫口而出的話在這個人聽來到底是什麼樣的感覺。不喜歡表露情感波動,並不代表他真的就不會受傷。

可是。

為什麼不站在我這邊、為什麼能夠那麼輕易地說出那種話——就算是現在,也沒有任何這類控訴的抱怨,或是委屈一樣的撒嬌。赤司只是平靜地敘述著事實,青峰甚至聽不出他的語調裡是不是其實有著動搖的情緒。

吶,大輝,你是我的戀人吧?

 

“我——”

明明試圖辯解什麼,卻無話可說。青峰狠狠咬住下唇。歡聲沸騰的球場上,兩個人小小的空間出現了奇異的靜默。

但就在下一瞬間,赤司若無其事地輕笑了起來,前一秒的沉重彷彿錯覺一樣煙消雲散。他維持著極其靠近的距離稍稍側過頭,帶著薄荷香氣的吐息若有似無地拂在青峰耳邊。

“好吧,大輝……其實,說怕小太郎難過是騙你的哦。”

沒有理會他剎那間愣住的表情,赤司輕笑著自顧自說了下去。他的呼吸像羽毛一樣在青峰耳畔細細地撩撥著,更多的成分卻是危險而非誘惑。

“你很在意這件衣服是吧?感覺我露太多給別人看了吧?等等你比賽的時候,要是它又繼續往下滑,你也沒法過來做什麼——應該是這樣對吧?”

“你該不……”

青峰難以置信地瞪著他,等等,所以,這傢伙——

“似乎難得聰明地理解了呢,大輝。”

垂落的前髮擋住了來自周圍的視線,赤司眼底閃過狡黠的光芒。只有在兩個人之間才會露出的表情,被隱晦又曖昧地曝露在座無虛席的明亮球場上。他惡趣味地對他燦爛一笑。

“所以,以你們前任隊長的身分就算了,但是以戀人的身分,這只是一點點回禮而已哦。雖然來得有點晚,不過既然都能把我的學校說成那種貨色了,你想必早就做好了相應的覺悟吧?”

——

代表熱身結束的哨音響起,彷彿鋒銳的光芒一樣割裂空氣。若松朝他們的方向吼著什麼,間雜著周圍觀眾頃刻間熱烈起來的聲音。比賽要開始了啊,赤司像是剛才什麼也沒講一樣這麼自言自語著,又低笑了起來。長得像天使的東西其實都是惡魔——明明是驕陽灼炙的盛夏,對方清冷聲線的耳語卻讓青峰不由自主地感覺毛骨悚然。

“總而言之,大輝,WC上你忙著給誠凜加油,大概沒注意我都講了些什麼吧。如果你有在聽的話,其實我早就說過了——”

提醒的哨音第二次響起。赤司的低語瞬間離開青峰耳邊,接著略微用力地把他向外推開。這個動作讓他的領口又往下掉了一點,但是青峰已經無暇去對此跳腳。身後被若松命令著匆匆跑來的櫻井幾乎是在同一個時間架住他,一邊拼命道著歉一邊以驚人反差的力氣把他拖回球場。還呆呆張著口沒法反應的青峰只來得及聽見赤司帶著笑意的最後一句話——

 

“不要惹我生氣啊。”

 

  

-FIN-

 

不要惹我生氣是234Q的梗w

   

评论 ( 15 )
热度 ( 128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