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ISOLA

-Never wake up.

© A.K.ISOLA
Powered by LOFTER

【All赤】東京1/365

All赤向短打集合,各篇之間沒有關聯

為了防止踩雷稍微列一下CP

0401-綠赤←黃

0707-黛赤

1220-雙赤

1225-青赤

 

-------------------------------------

 

 

【綠赤←黃】0401

 

【親愛的小赤司,

最近在京都過得如何呢 (ゝ∀・)我今天剛好趁著連假回東京工作,然後經過車站前面的咖啡館居然看到了好久不見的小綠間耶★可是小綠間好像很消沉的樣子,旁邊的幸運物看起來也怪怪的(雖然平常就很怪了啦,但是今天真的超級奇怪)所以我就立刻跑過去打算好好關心他了喔,怎麼樣,是不是很貼心(〃∀〃)

然後,好吧,還是講重點好了……我是想說,小赤司,聽說你昨天對他提了分手啊@_@為什麼呢?是因為小赤司覺得小綠間不夠在乎你嗎?

可是,其實,我有從小高尾那裡聽過,小綠間每次說他只是剛好在京都拜訪親戚才順便去看你的時候,都是在一個禮拜之前就早早訂好新幹線的票、然後每天在月曆上畫圈倒數的喔——剛才我可是好好問過了,小綠間在京都唯一的親戚是他姑姑的堂嫂的表弟的七姨婆的外甥的孫媳婦的二叔公,而且在十年前就已經過世了的說 (╯_╰)還有,以前國中的時候,有一次部活小赤司不是找不到毛巾所以把球衣拉起來擦了汗嗎?然後部活結束之後小青峰感嘆的說“你們有沒有看到赤司的腰啊那傢伙如果是女的就好了真想○○××啊”的時候,小綠間狠狠揍了他一拳喔Σ(゚д゚)小桃跟小紫原都嚇壞了呢,嘛不過我要講的是,小綠間是真的很在乎小赤司的——說真的,小綠間就只是傲嬌而已,他傲在那裡的時候你要等他嬌啊Ծ‸Ծ

所以,嗯,你們的事我也不能說什麼啦,但是分手這種事情小赤司再考慮一下也沒有什麼關係的,對吧?雖然小綠間沒有對我說太多,可是我看得出來他很沮喪喔◑__◐

P.S.對了小赤司,那個時候你的毛巾我覺得可能是被小黑子拿走了啦ΘωΘ】

 ※

車站前的咖啡館外,櫻前線的到來讓東京街道吹起了淡粉色的雪。

黃瀨涼太托腮看著桌子對面的綠間真太郎。雖然今天對方也依然傲嬌地不願意明講自己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但是黃瀨耐心地聽他語焉不詳了好一會之後,還是憑藉著中學時代培養來的強大理解能力弄懂了對方的狀況。簡單來說就是昨天突然被小赤司甩了吧——弄懂之後他同情地想。雖然心裡隱約有種微妙的感覺,但看著眼前的綠間連自己被甩的原因都不知道而大為消沉的樣子,他還是於心不忍地替對方給赤司發了說好話的簡訊,畢竟站在朋友的立場來看,綠間的確是個沒什麼理由被莫名其妙甩掉的好戀人。

然後他的手機響起了回覆的提示音。

 ※

【給涼太,

非常感謝你的關心,除了每天必須規勸調戲學弟或沉迷輕小說不練習的隊員們讓人稍感煩躁之外,總的來說我過得還不錯。前幾天也看見了你拍的平面廣告,希望你在工作的同時也有兼顧學習。另外,現在雖然是四月了可是還有點冷,你自己注意身體,拍照不要穿那麼少小心感冒著涼。

最後,如果真太郎在你旁邊就請轉告他,昨天是愚人節,我只是聽玲央說適當的玩笑有助於增進戀人情趣所以試試看而已。如果他一不小心當真了,那麼我對他的幽默感感到相當遺憾。

祝安好

P.S.我知道毛巾是哲也拿走的,但看見他用那條毛巾做了什麼之後我認為還是別拿回來會比較好】

“……”

屏幕上是一如既往充滿對方風格的訊息。黃瀨握著手機就這麼凝視了半晌,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樣的表情,然後他忽然笑了起來。

毫無異狀地,明亮一如既往的爽朗笑聲。他把手機推到綠間面前,看上去笑得幾乎要擦眼淚。

“——啊哈哈哈哈!你看,小綠間!我們都忘記了啊,昨天是愚人節不是嗎!”

綠間在鏡片後面瞪大了眼睛。他急切地看過赤司傳來的訊息,臉上露出瞬息萬變的表情。像是徹底地不敢置信、恍然大悟,然後又鬆了一口氣那樣。他咬緊了牙關。

“這傢伙——他——我居然沒——”

“唉啊,談戀愛會讓人變笨嘛,這是正常的,小綠間。我就說——”

黃瀨輕鬆地聳聳肩,但一句話還沒講完眼前的綠髮少年就突然氣勢驚人地越過桌面抓住他的肩膀,激動得都有點語無倫次。

“——謝、謝謝你,黃瀨!抱歉,我得走了!”

還沒等他反應過來,綠間就已經迅速起身離開了咖啡館,往車站的方向大步走去。大概是打算直接衝去京都好好彌補下這一整天的煎熬吧,這種行動對一向沉穩的綠間來講實在是很不尋常的事情,但是話又說回來,戀愛本來就容易讓人變得不正常。看看赤司都會整人了。

赤司。黃瀨的眼神微微沉了下來。他可以在綠間面前像朋友一樣笑著談起他、給他發訊息、調侃他們的事情,可是他終究沒有辦法在此刻還繼續稱職地扮演朋友的角色,然後誠摯地希望綠間能快點和他見到面。打從中學某一天理解到自己的感情之後,他就沒辦法在自己一個人的時候想起綠間和赤司,還能真心地露出微笑。

他注視著窗外,綠間的身影已經快要看不見了。櫻花淡淡地飄落在人群來往的街道上,黃瀨出神地想著不知道其中有多少人在愚人節裡成功地騙倒了別人。真實的,虛假的,無數謊言構築而起的四月一日。在這個由謊言揭開序幕的四月裡,說了謊的人其實不只赤司而已。

——對不起了,小綠間。其實我知道昨天是愚人節喔。

只是覺得,小赤司如果不是開玩笑就好了呢。

 

--------------------------------------

 

 

 

【黛赤】0707

#背景和女主角借用了昨天看的《和菓子のアン》。這本書實在是太可愛了

 

——我叫梅本杏子,十九歲,目前職業是蜜屋的實習生。

自從三月畢業之後,我已經在站前百貨公司裡的這家和菓子店工作四個月了。蜜屋每個月都會推出搭配時季的上生菓子,而努力把這些有著漂亮名字的點心介紹給客人就是我的工作。比如說,本月的新品就是分別取名叫【星合】和【鵲】的和菓子,因為是搭配即將到來的七夕推出的主題商品,我相信應該可以賣得很好——

看,果然我的值班時間才一開始就有客人上門了。真讓人開心。

“歡迎光臨,請問您今天需要什麼?”

我一邊鞠躬著出聲招呼,一邊偷瞄對方的樣子。

——居然是個出乎我意料的美少年,還穿著洛山高校的制服。是高中生啊。

雖然剛離開學校就看見現役高中生讓人有點懷念,但我眼前這個高中生身上那種貴族一樣的氣質和這裡實在是太格格不入了,很難想像這樣一看就像有錢人家小少爺的人也會來逛百貨公司的地下街。蜜屋的確是很棒的店,但是和那種傳統老字號或特別高檔的和式點心舖畢竟還是不一樣。

嘛,事實上他也的確是對這種地方很不熟悉的樣子。我看著這個小少爺用略帶驚奇的眼光觀察了周圍的店家好一會,才轉回展示的玻璃櫃前認真打量起陳列的和菓子。

近距離看果然更好看了。漂亮的男孩子真好啊。

“我想訂七夕的上生菓子……能麻煩妳介紹嗎?”

他有禮地說。美少年果然連聲音也很好聽,世界真不公平。我努力揮掉控訴自家基因品質不佳的念頭,拿出展示櫃裡深色餡底上點綴著流線形狀透明寒天的和菓子。

這是模仿夜空和銀色鵲橋的【星合】,名字來自七夕的時候相會的兩顆星。不過,【星合】上面的圖樣只有喜鵲,還沒有出現牛郎織女星。與之相對的,旁邊的【鵲】就是在白色外郎糕上印上相會的星星烙印、感覺有點像是水墨畫的素雅和菓子。簡單來說,【星合】是代表七夕前兩顆星還沒有見面的樣子,【鵲】則是七夕之後的……我一邊講一邊思考著有沒有遺漏的資訊。少年認真地聽了我的介紹,但是聽完後他微微蹙起了眉頭。

“可是,既然這樣的話,為什麼不是見了面之後的才取名叫【星合】呢?【星合】上面明明就只有喜鵲啊。”

“呃——”

有道理。糟糕,我真的完全沒想過這個問題,店長也沒跟我解釋過。但是無論如何絕不能對客人說不知道,我絞盡腦汁地試著想出合適的理由。

“大概……我想,還沒見面前的牛郎星和織女星只是一心想著和對方相會,所以就把這樣的心情叫作【星合】,希望祈願的事能夠成真……等到見了面之後,才終於想起來要感謝搭了鵲橋的喜鵲,所以才回來取名叫【鵲】……應該是這樣吧?”

不,肯定不是這樣。連我自己都覺得解釋得爛透了,但是不曉得為什麼,他卻像是聽見有趣的事一樣輕笑了出來。

“這樣啊。那就給我一盒這個吧,這裡也有提供寄送服務嗎?”

有的——我本能地回答完後,突然覺得不對。就算聽完了介紹還是只要【星合】嗎?

“呃,通常,為了情人相會的圓滿意象,我們推薦搭配【鵲】一起……”

“不用了。”

他輕輕吐了口氣,對著我露出微笑。

“這是我想送給一個人的七夕禮物,但是他在東京念書,所以我們沒有辦法見到面。既然這樣的話,【鵲】看起來不是讓人覺得有點難過嗎?”

“……啊。”

這樣講的話,似乎也是可以理解的。雖說牛郎織女一年也只能見面一次,但是對就連七夕都沒辦法見面的戀人來說,【鵲】上面相會的兩顆星大概就像用自己的幸福在嘲笑他們一樣吧——不對,他似乎沒有說對方是戀人,也可能是手足之類的。我忍不住有點好奇。

“這是要送給戀人的嗎?”

“……是的。”

少年像遲疑一樣沉默了片刻,但最後還是輕輕點了點頭,似乎對不認識的人坦承戀情比較容易,雖說他也就僅此打住並沒打算向我透露更多了。明明對方只是學生而已,但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就有種無意間刺探了客人隱私的感覺。我慌忙拿出寄送單試著轉移話題。

“那、那麼,麻煩在這裡填上收件人和地址,然後這邊的欄位是寄件人署名——”

其實少年低頭動著筆的時候應該是沒露出什麼表情的,但是他寫下戀人的地址時,眼裡那種不自覺的溫柔讓人不知怎麼地就生出他正在淡淡微笑的錯覺。我有點出神地看著他。彷彿溫潤的冬日陽光、或是琉璃質的八音盒那樣,沉澱在他眼底的淡靜情感帶著年少歲月裡初戀特有的模樣。那麼澄澈而美好、乾淨毫無雜質的,讓我想到自己中學時候喜歡的那個男孩子。

雖然送出的是代表沒辦法見面的和菓子,可是,正是這樣,反而代表他其實很希望能見面吧。這個小少爺的戀人能夠理解他的心情嗎?

我忍不住偷偷瞄向收件人的欄位。那裡用優雅的字跡寫著【黛千尋】——是很漂亮的名字呢,大概也是漂亮的女孩子吧。這種小少爺的戀人想必不會差到哪裡去——在我認真想像的時候他已經填好寄件單了,我連忙回神接過來檢查。

“這樣就可以了,謝謝……其實在新曆七夕的時候送和菓子是最近才開始在時下年輕人間興起的吧,你是聽家人或朋友說的嗎?

他認真地搖了搖頭。

“不是的……這種事情實在不好對父親或隊友開口,可是不問別人的話實在不知道一般人會送戀人什麼七夕禮物,所以今天出門前我問了家裡的女僕。她告訴我說七夕主題的和菓子感覺很不錯,所以介紹了這裡給我。”

“……”

呃,是喔。我是看得出來你跟一般人不一樣啦,可是家裡還有女僕也太……

在我暗自震驚的時候,家裡有女僕的小少爺突然轉過了頭看向旁邊冰淇淋店裡的電視牆,似乎那裡有什麼吸引了他的注意,於是我也跟著看了過去。螢幕上有個女記者正在活力十足地播報著新聞。

“……是的各位,位於東京都千代田區的知名神社神田明神,今年也和當紅動畫《LoveLive!》合作了七夕特別企劃!除了去年就推出的御守和繪馬之外今年也設計了全新的商品,我們可以看到鄰近的御茶水站和秋葉原站都湧現了驚人的人潮,神社前面也已經有大批粉絲排著隊準備瘋狂掃貨……我們這就來訪問,我看看……啊,這位同學!聽說你從前晚就開始排隊了,能不能和我們分享一下你現在的心情?是不是很期待?請問你鎖定的周邊有哪些呢?”

女記者甜美的聲音戲劇化地提高。攝影機拍攝到的景像晃動了一下,接著屏幕上出現了一個面無表情的青年。看起來大概是大學生的年紀,淺淡的頭髮和瞳色給人一種影薄的感覺——以一般人的標準來講就是帥哥了吧,我看著他的臉想,雖然他那種低到異常的存在感似乎很難讓人印象深刻。然後低存在感帥哥瞥著鏡頭漫不經心地開了口。

“……其實巫女服的繪馬我去年就買過了,所以今年我也只打算買御守而已,就是新推出的全員組合……啊,不過這次的限量繪馬有希以外的成員,KKE放下頭髮的那個造型絕對要入手才行,我之所以來東京念大學就是因為——”

接下來大概就是更多動畫宅的訪問了吧,那也沒什麼好看的。我聳聳肩把注意力轉回工作上,拿出寄送專用的紙盒開始進行包裝。但是就在那一剎那,我突然感覺到某種恐怖的威壓瞬間在店裡籠罩下來。等等,有什麼超可怕的事情發生了嗎——我戰戰兢兢地抬起頭。

然後,我看見那個赤髮的小少爺整個人凝固了一樣盯著電視牆。簡直像人格轉換一樣,他全身都散發出生人勿近的恐怖氣勢,強烈到我幾乎能看見周圍一整圈的地板上竄出具像化的黑火。

……這是怎麼回事?

我驚恐地盯著他,然後他終於慢慢地轉過頭來。但是,就算身上正在散發出超不妙的殺人氣場,他依然很溫和地微笑著,只是稍微示意了一下讓我暫停把和菓子裝進紙盒裡的動作。

“等等,不好意思,能麻煩妳先讓我在每一個上面都踩幾下再寄給他嗎?”

 

-------------------------------------

 

 

 

【雙赤】1220

#俺司第二人稱,動畫殘念產物。。。總覺得腦內人格如果是裸飄狀態的話很適合做點什麼的

 

——其實你也不知道這裡是哪裡,大概是意識深處的世界吧。無限延伸的黑暗空間像是冷硬的宮殿一樣,除了你們兩個之外空無一人。眼前的少年抬頭看著你,似笑非笑地瞇起一邊眼睛。金色的那一邊。

“你怎麼會來?”

“……今天是我們的生日,你總知道吧。”

你開口。對方不置可否地偏了偏頭,自言自語著類似原來已經冬天了外面的時間過得比想像快之類的話,然後他糾正你。

“其實只是你的生日而已。我出生的日子——我是說被你製造出來的日子——不是今天哦。”

“你就是我,不是嗎。我們的生日當然是同一天。”

你對他蹙起眉。但他只是輕輕聳了聳肩,然後笑了。

“你說是就是了吧。所以,你現在是打算來對我說祝我們生日快樂嗎?”

你凝視著他笑起來的樣子。明明和自己是同一張臉,但你就是覺得他笑起來莫名有種冷冽的美感,帶著動人到幾乎能讓人心痛起來的孤傲。像是曾經的那段日子裡,他面對的是就連以往的你都無法承受的壓力;但就算眼前的一切再怎麼荒謬,他也依然冷酷地微笑著,就這樣踏著倨傲的步伐走下去。

明明就連那麼沉重的東西也為你背負了。明明差點就要因為你原本的想法而消失了。

可是此刻,他在你面前微笑的樣子,卻像是從沒改變過。這是自從那一次WC交換了位置之後你們第一次這麼見面,但他什麼也沒有說,只是像過去那樣微笑著,然後問你為什麼會來。你突然就覺得有種無以名狀的東西堵在了胸口。

“……不是。只是今天部裡的大家給了我生日禮物,所以我想你也——”

原本想說的話似乎突然就說不出來了。其實只是希望在他為自己走過了那段路之後,自己也能給他一點什麼東西而已。聽見你的話他微微挑起了眉,像是驚訝。

“這樣啊,生日禮物?那我想要什麼都可以嗎,比如說再剪一次你的瀏海之類的?”

“……別開玩笑了。”

你本能地往後退了一步,接著才明白過來他似乎的確只是開玩笑而已。彷彿覺得你略帶惱怒的反應很有趣一樣,他沒忍住地笑了出聲,眼裡冷傲的顏色終於稍稍放軟下來。他抬起頭凝視著你。

你身上還穿著今天部活結束後沒換掉的球衣外套。他的眼神經過上面洛山的字樣,顯出少見的平靜柔和。

“其實,如果真的說想要什麼的話,我很久沒打球了。雖然也不是真的非常懷念……”

“但是,想和你打一場呢。”

他說。

明明是不可能實現的請求,他的眼神卻很認真。你怔怔地看著他,好半晌才勉強擠出口不對心的回答。

“……你是想知道到底誰會贏嗎?”

像是覺得你的回答很奇怪一樣,他蹙起眉看著你。

“不,就只是想再打一次球……不過要說這個的話也根本沒什麼好懷疑啊,我是絕對的,所以贏的會是我。就是這樣。”

“可是WC你明明就輸——”

——等等,好像不小心踩地雷了。你還來不及為自己脫口而出的話掩飾,就看見面前那個異瞳的自己危險地瞇起眼睛,極其少見的柔軟笑容瞬間又掉到冰點。

“在輸掉的那一瞬間赤司征十郎是你好嗎!那時候我們已經換過來了!”

“……這樣嗎。”

“……”

“……”

“……”

“……”

“……”

要命的沉默瞬間籠罩下來。提起WC似乎讓兩個人的心情都一下子變差了,你輕咳了一聲試著打破尷尬。

“算了,那不重要……無論如何打球是辦不到的,我請你吃湯豆腐怎麼樣?反正我們是一體的,我吃的話你應該可以感覺得到吧。”

“才不要,你根本只是自己想吃而已。所以說你到底來幹嘛的,快點回去。”

“……呵。”

像是還在不高興一樣,就算在湯豆腐的誘惑面前他還是賭氣地別過了頭,連回答也沒好氣。你不由自主地有點想笑。簡直像看著鬧別扭的弟弟一樣。

突然覺得,除了高傲凜冽的樣子之外,要是他偶爾露出這樣的表情似乎也挺可愛的。你微微勾起嘴角,惡趣味地湊過去直視著他。

“不要的話,那我就不知道該給你什麼禮物了……好吧,雖然這裡沒有球能打,但是我們來做點兩個人就能做的事怎麼樣?啊,剛好你沒穿衣服——”

“……別開玩笑了!”

像是瞬間就明白你的意思那樣,他慌亂地退後了好幾步。和剛才的你一模一樣的反應。你努力忍著笑,故意誘惑似地一步步逼近他。

“自己送上門來的生日禮物居然不想要嗎?想對我做什麼都可以的哦,這裡又沒有別人,你是有什麼好害羞——”

“等、等等!你不要過來!我才沒興趣對自己做那種事!湯豆腐就湯豆腐好了你快點回去!等一下,你不要脫衣服——”

這下連耳根都紅了。真是太可愛了。

 

 

-------------------------------------

 

 

 

【青赤】1225

#公式書職業設定

 

 “——大輝,你答應過今天要帶我去吃湯豆腐的吧?”

屏幕上的自家戀人似笑非笑地這麼說道。

聖誕節的前幾天是赤司的生日。

照理來說是應該認真重視的日子,但是那天剛好也就是警視廳準備對某個佈線追緝了大半年的販毒集團收網一舉打盡的預定日期,於是身為任務中心的青峰只能歉意地把戀人推到工作之後。當然面對這種不可抗力的因素赤司是不會計較的,更何況原本青峰已經答應了聖誕節的晚上要帶他去吃湯豆腐當作補償、連赤司喜歡的料理亭都事先訂好了位置,所以赤司也只是並不在意地叫他出任務時自己小心。

——沒想到的是,任務當天青峰在其中一個出口的連絡監控上居然出現了要命的疏失。兩個重點追緝的要犯從圍堵的漏洞裡逃了出去,在當下的一片混亂裡,對射擊準頭一向自傲的青峰又極其難得地失手沒打中要害,就這樣讓對方給跑了。

之後的幾天裡警視廳幾乎動員了整個重案組不眠不休地追查。好不容易在聖誕前夜接獲他們已經逃亡到北海道的線報、青峰又直接帶著整組隊員趕到目標的藏身處,終於抓到人之後回到當地警察本部的搜查中心已經是深夜了。雖說是加開了更多航空班次的聖誕節,但這種時間最後一班回東京的飛機也早就已經離開。不過一連忙了這好幾天,所有組員其實都累壞了於是也並沒打算連夜趕回東京。

除了直到那一瞬間才想起自己忘了什麼事的青峰。

“——大輝,你答應過今天要帶我去吃湯豆腐的吧?”

像是早就預料到他會慌慌張張地連絡過來,出現在手機視訊介面上的赤司對著他露出悠閒的微笑。背景似乎是赤司的書房,青峰看見他坐在那張黑色的真皮扶手椅上,那種貴得嚇死人但總裁們都喜歡在辦公室裡擺一張的椅子——簡直裝模作樣,青峰經過書房時偶爾會這麼想,不過要是哪天能把赤司按在上面來一發說不定也挺不賴的。

但現在他的注意力完全轉不到那上面去,因為有更可怕的事情正在等著他。被自己放了鴿子的戀人正在微笑——青峰覺得自己這次大概要徹底完蛋了。

“等、等等赤司!你先聽我解釋!雖然我不能告訴你辦案的細節,但這次真的是突——”

“不需要告訴我沒關係。你們警視總監是我父親的朋友,所以我剛才問過他了。就算是突發情況,這次會讓那兩個人逃掉導致你們聖誕節還得跑去北海道抓人,其實一開始就是因為你的疏失不是嗎——好了,大輝,現在還有什麼想解釋的?”

“——”

“不過,你也不用露出那麼緊張的表情……因為是工作的關係,所以我不會生氣的哦。我也知道你很辛苦,可是——”

不緊張才有鬼。聽見可是這兩個字青峰就知道要不妙了。

“可是,大輝……”

赤司低語著他的名字,幾乎像是不甘心一樣刻意地輕輕嘆氣。大概是剛沐浴完,赤司穿著在家裡才會換上的黑色和服,微微敞開的寬鬆前襟間可以看見精緻的鎖骨。

“我真的很想吃湯豆腐,現在就想……所以,至少……也得讓你嘗嘗……跟我一樣的滋味……才行……”

雖說一向冷靜自持的赤司居然也會說出這種任性話著實讓青峰大為意外,但是此刻更讓他無法忽視的是赤司說話的樣子。在好幾次不正常的停頓之間,他微微紊亂的呼吸裡開始夾雜著幾不可聞的喘息。這種聲音青峰簡直不能更熟悉。

他不敢置信地瞪著赤司,視線移到對方微微凌亂的和服底下看不到的地方。

“……你在幹什麼?”

像是就等著他問出這句話一樣,赤司吐出一口氣笑了。他從鏡頭外的和服下輕輕抽出右手,指間半透明的液體藕斷絲連地拉開,在燈光下閃著曖昧的光芒。

“你說呢?”

似乎是挑明了之後就沒什麼好遮掩的了,赤司的動作和聲音都一下子變得明顯起來。因為遠距收訊的關係,影像的解析偶爾會出現遲刻的現象,每一次赤司喘息著微微晃動,他的樣子就會稍微模糊成不清楚的像素色彩。不知道是不是赤司刻意調整過,攝像鏡頭的角度讓青峰完全看不見他的手究竟在底下對自己做些什麼,當然那並不妨礙他的理解。

見鬼了,那個赤司征十郎居然在——

窗外的北海道是即將下雪的溫度,青峰卻覺得自己全身一下子燥熱了起來。他咬咬牙試著開口,聲音卻比想像的沙啞。

“等一下,你——”

赤司微微揚起眉,手上的動作卻沒有停。他的聲音因為自己給予的刺激而變得有點斷斷續續的,色氣的輕喘裡帶著惡趣味的笑意。

“怎麼樣啊,大輝?這種……看得到……卻吃不到的感覺……嗯……?你知道……我今天……經過料亭的時候……就是這樣……的心情……”

這下他的目的已經很明顯了。在湯豆腐這種事上對赤司爽約的下場,顯然比青峰能夠想像的極限更痛苦一百倍。至少此刻,除了理所當然地掉進赤司張好的網、被眼前看得到吃不到的聖誕禮物引誘得欲火高漲之外,他什麼也沒辦法做。

要是警視廳的同事看見此刻的青峰,大概會以為他正在看著什麼窮兇極惡的罪犯吧。就這麼簡單地被激怒了的暴君狠狠嚥了口唾沫,瞪著始作俑者危險地瞇起眼。

“你他媽就給我等著,看我回去不把你幹到下不了床——”

赤司的額頭上已經浸出了細汗,臉頰上也暈起淡淡緋紅的顏色,但聽見青峰的威脅他只是咬著下唇笑了出來。像是惡作劇成功的孩子一樣,他的表情帶著譏誚的愉快。

“呵,那也得等到……你回得來……才行……嗯……聽說今晚……北海道要下大雪了吧……那麼……唔……明天的航班也許……會取消……也說不定哦……”

光是強迫自己直視眼前香艷的場景而不是直接衝去浴室消火就已經讓青峰幾乎用盡了力氣。要是這麼簡單就被赤司玩弄在股掌間實在有失攻君的尊嚴,他逼著自己冷靜下來。

“.....那又怎麼,你還有力氣講話啊,自己來可沒有我幹得那麼爽吧。”

原本就低沉的嗓音因為對方的勾引而變得喑啞,帶著毫不掩飾的欲望。面對他挑釁一樣的話赤司卻沒有打算回答,也或許只是沉浸在快感裡聽不清晰而已。他稍微仰起了頭,輕輕顫動的喉結像是某種無聲的誘惑。

“唔、大輝……”

鏡頭的另一邊,甜蜜而殘忍的酷刑還在緩慢地繼續。顯然一切都照著赤司的設想進行,但要是再這樣放任他下去,自己大概會先被折磨得英年早逝吧。只要切掉影像就好了——明明理智是這麼告訴自己的,但青峰的指尖壓在屏幕的電源鍵上,不管怎樣就是按不下去。

就在他開始覺得明天自己可能會被發現失血過多死在房間裡的時候,赤司的喘息出現了一瞬間微妙的頓促。接著青峰看見他擰起眉頭,從咬緊的唇間壓抑地呻吟了一聲。

“……!”

攝像鏡頭的角度讓他看不見對方的和服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但是這個人高潮起來的樣子不可能有人比青峰更清楚了。他低沉地笑出聲來。

“怎麼,這樣就不行了?”

“……”

剛釋放完的身體軟軟地向後靠在椅背上,赤司才闔上眼調整著失序的呼吸,聽見青峰的話又微微睜開眼睛,漂亮的眼底泛著微醺的水光。胸口還因為喘息的關係輕輕起伏著,他卻對青峰妖魅地揚起了唇角。

“還早得很呢,大輝……我說過了……要讓你知道……我今天的心情……”

——靠!!

青峰就這樣呆呆地瞪著赤司稍微整理了下幾乎已經什麼都遮不住的和服,接著解開自己的腰帶,沾滿了液體的指尖再一次消失在鏡頭外的地方。在青峰能夠回到家裡、把自己的聖誕禮物加倍要回來之前,赤司給他的折磨顯然還沒打算結束。 

青峰大輝從來沒有發現北海道和東京的距離居然遠得這麼可恨。這大概是他二十幾年的人生裡過得最痛苦的聖誕節了。

 

 

-FIN-

 

 

動畫太虐只好自己餵自己吃糖= =

 

评论 ( 30 )
热度 ( 212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