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ISOLA

-Never wake up.

© A.K.ISOLA
Powered by LOFTER

【黃赤】Girlfriend

#黃瀨生賀,赤司君女裝有,雷者慎入
帝光惡搞向,奇跡俺司廚設定
偶爾寫寫老梗也挺開心的XD

 

----------------------------------------

此時此刻的黃瀨涼太正坐在體育館的地上,眼前青綠紫黑四個隊友看著他的表情就像看著桃井的料理一樣鄙視。這可不是每天都看得到的景象,基本上讓別人對自己抱持正面印象這項能力他是駕輕就熟的。

但事實上他自己也很清楚現在的情況是因為什麼。就在不到一分鐘前,他用盡了十五年份的勇氣對自家隊長提出了就算被當場殺掉也毫不意外的請求——

“哈啊?你腦子出問題了吧?”

這是一旁的青峰聽見後的第一個反應。

 

一切的源頭都來自於黃瀨涼太此人總是不自覺過度散發的費洛蒙。雖說被女孩子熱烈追求這種事對他來講一向司空見慣,但這一次的女孩子——用名字的簡寫姑且稱為C好了——實在是熱烈得恐怖過頭了。就算已經明確地表達了自己對她並沒有相同的感覺,但她都只是像聽不懂一樣堅持著“因為我喜歡涼太君啊”繼續理所當然地纏著他。無論黃瀨如何威脅哄騙甚至抬出事務所都毫無用處,被她進行了一個月的單箭頭攻擊後黃瀨覺得自己幾乎要精神耗弱了。

明明長得很漂亮,卻是STK中的戰鬥機——不,大概正是因為長得漂亮的關係,她才能那麼強烈的相信黃瀨肯定會接受自己的魅力吧。其實如果只是在學校或路上硬是要跟在他身邊也就算了,直到昨天黃瀨放學回家、發現她居然正在門口打算向自己的父母自我介紹——

“……請妳回去。”

黃瀨覺得心都累了,太有魅力實在不是好事。C偏著頭看他,一臉無法理解的樣子。

“可是,不向你爸媽介紹的話,他們不就不知道我是你的——”

“我已經有女朋友了!”

脫口而出的剎那他就知道完了。雖說這個理由似乎對拒絕告白相當有用,但是在經紀公司的禁愛令下藝人是不可能發展戀情的,所以黃瀨從來沒用上過這個藉口。事實上,正常的女孩子用正常的方式就能正常拒絕的,他猜自己那個時候大概是終於被逼到失去理性思考的能力了。

“哦……”

C的臉色變化簡直可以用恐怖漫畫的分鏡表現出來。她扭曲著姣好的唇冷笑了一聲。

“那讓我看看?”

那一瞬間,黃瀨腦海中居然浮現出了課後輔導時赤司剛對他解釋過的單字。他終於徹底理解那是什麼意思。

——Checkmate了。

 

漂亮的人。應該會願意幫助他的人。聰明到就算演戲也不會露出破綻的人。

這樣的人黃瀨實在找不出第二個了,但是直截了當地對赤司征十郎提出請求的下場就是現在的情況。顯然他的隊友們沒有打算讓自己的隊長答應這種荒謬的要求,他們持續用鄙視的眼神盯著欲哭無淚的黃瀨。

“所以你他媽到底有什麼毛病硬要叫赤司打扮成女的,隨便找個認識的藝人不就行了嗎?上次跟你拍廣告那個就不錯啊,胸也挺大的。”

“你不懂啦小青峰,現在藝人的事務所都有禁愛令啊,要是我請她們幫忙結果被拍到的話,她們會被事務所處罰的……”

“所以我說這根本是你自己的問題なのだよ。難道你的事務所就沒有禁愛令嗎?不能用這個當理由嗎?”

“有是有,可是我昨天都不小心說出我有女朋友了,現在要先假裝我真的有啊。”

“那就從每天來送情書巧克力的那群女生裡面隨便挑一個就好了嘛——她們一定會搶著幫小黃的——”

“不夠漂亮的話會反效果啦,她一定會說與其選她還不如選我之類的……”

黃瀨的聲音開始出現哀怨的哭腔。從一開始聽見他的話後就默不作聲到現在的赤司終於似笑非笑地開口了。

“那請桃井幫個忙如何?”

“不行啦,小桃井不是號稱什麼校花所以很有名嗎,結果上次校刊跑來訪問她的時候她就趁機在報導裡對小黑子告白啊,現在全校都知道她喜歡的是小黑子了……”

“請不要再說了,黃瀨君。無論如何我不會同意讓赤司君打扮成女孩子拋頭露面的,就算真的要扮也應該是在我房間而且當然也只有我能看見,所以黃瀨君請自己處理這件事吧如果你真的堅持就先踩過我的屍體再——”

黑子做出了廚力滿點的危險發言,幸好下一秒他就被打斷了。

“黃瀨。”

被點名的主角含淚抬頭做了個“?”的表情,赤司若有所思地看著他。

“就試試看吧,來解決你那件麻煩事。再怎麼樣你也是我的隊員。”

黃瀨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睛,奇跡世代和黑子一起露出了像是吃到桃井料理的表情。赤司伸出四根手指,像是覺得他們的反應很有趣一樣微微地笑了。

“但是下禮拜的校際練習賽我要你拿四十分。再怎麼樣,我也是你的隊長吧。”

 

隔天。

不知道為什麼C把見面的地點訂在站前知名的女僕咖啡廳裡。假裝成客人跟來觀察的隊友們才進到咖啡廳沒多久,其中三個的注意力就全被甜點、奶昔和胸前波濤洶湧的女僕服務生拉走了,只有綠間還是一臉不高興的樣子直往他的方向看,這大概是一個傲嬌表現擔心的方式。

明明目的是要和黃瀨(自稱的)女朋友見面,但C還是一副從容不迫的樣子,大概是深信黃瀨只是胡扯,或是對自己真的太有自信。事實上她的確是很有自信的本錢,要不是親眼見識過她恐怖的地方,黃瀨大概也會認同她實在是個亮眼的大美人。

約定了時間稍微過了一點,赤司還沒有來。就在黃瀨一邊拒絕眼前恐怖的大美人餵自己吃蛋糕一邊突然擔心起她會不會識破赤司其實不是女生的時候,赤司終於出現在店門口,然後黑子的玻璃杯直接掉在地上。

也許是因為打扮的關係,那張熟悉的容貌不知怎麼此刻看起來就有種格外精緻的感覺。波浪般流順的長髮閃動出優雅的光澤,戴了深色隱形眼鏡的眼瞳變成有點妖魅的酒紅色。白皙的肌膚,微抿的唇,只是站在那裡就讓人移不開視線的貴族般的氣質——

黃瀨就這樣呆呆看著那個已經不能叫作赤司的美艷生物站在門口環顧了一圈,然後在對上自己的視線後走了過來。他開始覺得應該對自家隊長如此認真對待這件事表示由衷的感激崇高的敬意。

身為運動選手的體格當然沒有女孩子特有的柔美弧度,但不知道為什麼赤司的腰部線條和包裹在黑色絲襪裡的修長雙腿都纖細得不可思議。踩過空間的每一步都對店裡的氣氛造成絕對性的壓制,黃瀨可以聽到店裡疑似專程來欣賞女僕制服的男性們喃喃自語著「真是女王啊」之類的話。

雖然穿著有跟的鞋子,赤司走路的動作卻像練習過很多次般優美而熟練。幾乎只是一轉眼他就已經出現在黃瀨桌邊。

“對不起,我有點事所以遲到了。”

我有點事所以遲到了……我有點事……

我(わたし)……

赤司連平常習慣的自稱都改掉這件事再一次擊倒了黃瀨。

 

“……我不相信。“

赤司一坐下,C立刻說。黃瀨整個人都涼了,完蛋果然騙不過女孩子的眼睛。不過接著他就發現自己多慮了,因為她又強硬地說了第二次“我不相信”,這次的聲音微微顫抖,一聽就知道有點底氣不足。赤司不在意地對她笑了笑,拿起黃瀨的叉子戳了下他碟子裡的甜點。

“那真遺憾。我說涼太,這個是什麼?看起來還不錯。”

“啊,這是那個,什麼,維多利亞蛋糕……小——呃,我是說,你要吃嗎?”

 

這情況真是太詭異了。好吧,事情總是人去習慣的。不遠處的青峰開始和黑子交頭接耳,但是黃瀨拒絕想像他們到底在說什麼。現在的重點是桌子對面陰沉的低氣壓。快說點什麼啊小赤司,附和我也好啊!趕快進入正題也好啊!!!

不知道是接收到黃瀨哀求的腦波還是看其他兩個主角都沒有打算說話的意思,赤司環起手往後靠在椅背上,眼波流轉間是綽有餘裕的慵懶。他對C笑了笑。

“初次見面,但我想我應該不需要自我介紹了吧,C同學。總之,請妳別再對涼太的感情狀況抱持自以為是的誤解做出讓人困擾的行為。就是這麼一回事。”

宣示主權的臺詞被流暢地說了出來,但是在驚歎的同時黃瀨突然有點不敢看C的反應。雖然和青峰那種重低音之類的比起來赤司的聲音還帶著輕柔澄澈的感覺,不過再怎麼樣他的聲音還是不可能真的像少女一樣柔軟嬌媚。

但至少目前C還沒有對赤司的聲音起疑。她只是狠狠咬著下唇,把幾乎快瞪穿赤司的視線移到黃瀨身上。

“就是這麼一回事。”黃瀨立刻用力點頭,歉意地加上一句:“對不起。”

“——”

在C把他瞪出洞之前另一個聲音出現了。

“這位客人,您要點些什麼嗎?”

店裡的經理親自拿著Menu站在桌邊。黃瀨抬起頭看見他一副殷勤熱切想把赤司挖來工作的眼神,莫名地就有種沾沾自喜的感覺。原來有個漂亮的女朋友是這種讓人得意的事情嗎。真想帶著現在這樣的小赤司走在街上看看。

……不過這麼做的話自己大概會先被隊友燒掉吧。好吧,算了。

赤司漫不經心地翻幾頁就合起了點餐本,然後他微笑著指指黃瀨的咖啡。“我要跟他一樣的。”

有點被那個笑容命中的黃瀨呆了兩秒,直到桌底下的腳被赤司踢了一下才回過神來。

“啊,呃……你如果喜歡的話我這杯給你就好了啊,沒關係……”

糟糕,這樣好像有點假。黃瀨一邊觀察著赤司的表情一邊絞盡腦汁地想。我平常都是怎麼跟女孩子講話的?

不過他身邊的“女孩子”顯然沒有演技不足的困擾。赤司托著腮微微噘起唇哼了一聲,酒紅色的眼瞳裡閃過狡黠的笑意。

“才不要,你的已經冷掉了。我要熱的。”

……

小赤司……在撒嬌……

再一次被擊倒的黃瀨覺得眼前有無數紅色高亮加粗的No More Me奔流而過。神啊,我真的不是在做夢吧。我真的不是在做夢嗎。原本的小赤司一定是被現在這個小赤司掉包了吧。嗚哇小赤司原來有兩個嗎——

就在某人和自己神煩的腦洞糾結起來的時候,C已經再一次順利地被眼前的老套戲碼激怒了。她咬著牙把同樣的話重複了第三遍,黃瀨覺得頭都要痛起來了。

“……我才不相信。”

“妳到底不相信什麼?”

“反正,你一定認識很多女明星跟培訓的新人什麼的啊,這個女生說不定是你從公司還是哪裡叫來幫忙的人——”

突然覺得能想到這種事也許應該佩服她了。黃瀨歎了一口氣。

“怎麼可能,那樣我會被開除的啦。這在簽約的時候就規定了。”

“這真的是你女朋友?”

“對啊。”

但是不知道赤司是不願意還是真的忘記,總之他忽略了一件事情。於是這件事情就在C用幾近垂死掙扎的目光最後一次仔細打量起赤司之後被華麗地發現了。就像能劇變臉一樣,她臉上驟然露出讓人毛骨悚然的笑容,毫不掩飾的惡意幾乎要具象化地浮現出來。

“可是,你怎麼可能喜歡這種洗衣板啊,涼太君?她看起來根本連B都沒有吧?”

……怎麼可能會有啊!

“妳——”

如果是真的女孩子現在大概已經翻桌了,赤司眼裡閃過一絲不悅的情緒,黃瀨想也沒想地立刻開口:“當然沒有,不,我是說,沒有才好,就是這樣……是我不喜歡胸部太大的女生,嗯,我有個好朋友很喜歡堀北麻衣所以我好像,那個,跟他互補了的樣子……我覺得女孩子,呃,太有料,實在是讓人壓力很大,嗯……那個……”

不我到底在說什麼!小青峰不要瞪我我又不是在說小麻衣的壞話!還有小赤司你都穿女裝了為什麼沒在那裡墊東西啊!

“……我懂了。”

雖然黃瀨有點陷入了自亂陣腳的狀態,不過這種完全和C的優勢背道而馳的辯解似乎讓她終於死心。黃瀨剛想鬆一口氣,她的回馬槍就冷不防地刺上來。

“可是不管怎樣我就是覺得很奇怪。我要看證據。”

“證據?”

剛被質疑沒有歐派的美人略顯不耐地蹙起眉。C用力點了點頭。

“對。所以你們現在接吻給我看。就算是藝人好了,如果是演戲我一定看得出來。”

……

……

完了。

黃瀨偷瞄了赤司一眼,隔了隱形眼鏡也能看出他的眼神一下子就降到冰點。似乎是看到面前的兩個人沒有任何動作,C的眼底泛起得逞的濃重快意。

“怎麼,做不到嗎?我就——”

就在黃瀨開始絕望地回溯人生走馬燈一邊悔恨怎麼就沒隨便找個女粉絲來至少也好過現在這種狀況的時候,赤司輕鬆地笑了。前一瞬間冰凍的神情消失在他眨眼的動作中。就像平常叫他們跑圈時一樣隱約帶笑的聲音在凝滯的空氣中響起,讓人幾乎有種他現在相當愉快的錯覺。

“那有什麼問題。”

在任何人來得及做出任何表示之前,赤司稍微側過身子用指尖勾住了黃瀨的領口,然後把他整個人拉近到眼前。有那麼一瞬間兩個人四目相交,然後赤司輕輕吐了一口氣閉上眼睛。像格放的電影一樣一點點消失的距離。柔軟事物的預感。

小赤司……?

 “——!!!”

黑子的玻璃杯又摔了一次。青峰的叉子直接釘穿桌面。綠間似乎是想維持淡定地推一下眼鏡,但指尖在臉上推來推去就是碰不到鏡架。四個人震驚的眼神都明顯傳達出臥槽赤司到底在幹什麼好你個黃瀨明天你就死定了我們要一人殺你一次的訊息。

“……”

就在做不出任何反應的C面前,赤司把自己的唇壓了上來。微涼柔軟的觸感,像是雪輕輕落在黃瀨唇上。蛋糕的甜香混合著赤司身上某種薄荷般的氣息飄在鼻端,對方的睫毛就近在眼前,像蝶翼一樣微微顫動。

沒辦法思考也忘了要呼吸,世界彷彿在這一刻失去聲音。某部不怎麼好看但貌似寓意深遠的外國電影裡說,只要接了吻,兩個人的關係就會發生不可逆的轉變。有那麼一剎那,黃瀨心裡湧起了某種無以名狀的東西。四面八方的殺氣像是能在自己身上打出彈著點一樣射過來,他卻突然想時間就這樣停下來吧多好,最好連陽光都不再流動空氣裡微塵都靜止飛揚。

不過春宵苦短現實殘酷,下一秒他的妄想立刻被無情地打破。細密的赤色蝶翼撲扇了兩下,然後睜開。赤司維持著靠在黃瀨胸前的姿勢,對著C抬起下巴冷冷一笑。大概是接吻打亂了呼吸節奏的關係,他的氣息還有點不穩,聲音裡卻清楚透著輕蔑的笑意。

“現在相信了嗎?”

 

回家的路上,赤司整個人明顯散發出某種不對的氣場。

要是一出咖啡廳就分道揚鑣實在太明顯了,所以黃瀨還是決定演戲演到底就這樣送赤司回家。好幾次黃瀨試著和他聊天,或是戲劇化地描述自己今天的心情有多麼跌宕起伏,但赤司似乎聽得完全心不在焉,偶爾和他對上眼的剎那就迅速別開目光。

“呃,小赤司,你還好吧……是剛才的咖啡太難喝了嗎?”

“不是。”

黃瀨試著開玩笑來緩解氣氛,但赤司只是迅速果斷地否認,然後又轉過頭去不看他。這下某模特覺得自己陷入了不明所以的困惑之中。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大概是因為眼下的氣氛實在太尷尬了,黃瀨開始默默覺得往赤司家的路有點漫長,但經過車站時赤司示意他等一下。稍微張望了周遭確認C沒有跟著過來看之後,他走向車站的寄物空間打開了其中一個置物櫃,裡面放著知名百貨公司的紙袋。黃瀨探頭過去瞄了一眼,似乎裝的是赤司原本的衣服。

“誒——小赤司是在車站換的衣服啊。”

“我出門後才去買了來這裡換掉的。這種樣子總不能被家裡看見。”

似乎連解釋的樣子也帶著某種刻意冷淡的味道,赤司碰地關上置物櫃的門,但大概是太用力反而彈開了。他略顯煩躁地伸出手要再去關,下一秒黃瀨就一把抓住他的手腕,把他整個人按在了置物櫃上。

壓制的動作,他的語氣卻還是小心翼翼。

“小赤司,你在生氣?”

“……沒有。你放開。”

太過靠近的距離明顯地讓赤司看起來不太愉快,但是黃瀨像是打定主意要問出答案一樣緊盯著他。

“可是你從剛才開始看起來就怪怪的啊——啊,等等,難道是因為我奪走了小赤司的初吻嗎?”

“——”

被自己困在眼前的人似乎有一瞬間的僵硬。他鬧別扭似地不自然地撇過頭。

“……那又怎麼樣,是我自己答應的。這種事情我一點也不在意。”

不,這看起來超級在意的啊。黃瀨擰起眉頭認真地看著他。像是被他看得不自在起來一樣,赤司臉上浮出惱怒的神色,推開他的手轉身進了廁所換衣服。

黃瀨沒有錯過他剎那間紅了耳根的樣子。他恍然大悟,突然就覺得想笑。猜中了啊。

所以,他這一路上肯定是在害羞吧。絕對是害羞了。不坦率的樣子也很可愛。糟糕,我的隊長這麼可愛真的是可以的嗎?

不知道為什麼,總之感覺心情大好。黃瀨愉悅地靠著置物櫃自顧自笑了起來,模特招牌的燦爛笑容耀眼得讓好幾個路過的女孩子都不由自主地紅了臉。沉浸在莫名所以的愉快情緒裡好一會後他才終於回過神,接著發現換回自己衣服的赤司就站在他面前。

“……這樣我自己回家就可以了。你沒什麼其他的事了吧,那我要走了。”

就算已經恢復了冷靜的樣子,赤司還是咬著下唇完全沒有要看向他的意思,看著這樣的自家隊長黃瀨突然就覺得玩心大起。他低下頭湊近赤司。

“我不能跟我的女朋友吻別嗎?”

感覺得到眼前的人一瞬間就僵住了。看著他像是像掩飾什麼一樣慌亂斥著別開玩笑了一邊迅速轉身離去的背影,黃瀨伸出指尖按住唇,不自覺地又笑了起來不知道什麼時候吹起的晚風拂開了赤司的頭髮,從耳根到後頸上面那種不自然的暈紅,肯定不是因為夕陽的關係吧。

怎麼辦呢,小赤司。

我好像突然有點——

 

 

-FIN-

 

评论 ( 21 )
热度 ( 333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