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ISOLA

-Never wake up.

© A.K.ISOLA
Powered by LOFTER

給夏芽的【黛赤】終焉雪的解析,雖然其實我也不知道到底能講些什麼……靈異故事需要解析嗎=  =

不管怎樣總之先回到黛一開始思考的那個問題好了,也就是赤司到底為什麼會出現在他面前——大概是因為,我覺得在未來僕司的消失很有可能是必然的事情。當然在正劇完結的時候僕司只是又縮回去了而沒有消失——因為俺司不希望他消失——但是我不認為僕司有可能再出來。在赤司征十郎這個身分繼續成長或走入社會的時候,俺司那種相對溫和的處事態度絕對比霸道總裁輸了挖眼頭抬太高了給我跪下的僕司更適合用來作為「赤司征十郎」對外活下去(應該雖然我覺得帝王僕司一點問題也沒有他被虧欠的王冠我還可以為他親手(夠了)但是現實世界裡大概就不是這樣了。

那麼,如果在這之後出現的都是俺司,那僕司這個存在就算只是待在裡面沒有消失也和徹底消失差不多了。至少我是覺得,真的這樣下去總有一天他是會消失的。當然按照俺司一開始的做法,他應該是要表面被主角打敗事實上是被他哥下的好大一盤棋滅掉不管怎樣反正他就是要消失(真可憐),總之我覺得僕司生存的世界對他是很殘酷的,因為俺司的壓力和脆弱他才會出生,出生之後做的事就是不斷分擔壓力、被爸爸菁英教育、看媽媽死掉、在俺司崩潰的時候跑出來被藤卷塑造成終極大魔王弄得以前所有同伴在決賽上都顧著支持主角不理他、然後他哥本來還希望他會死掉,基本上他的名台詞集加上一句我沒有錯錯的是這個世(作)界(者)我覺得也是可以的。這個世界對僕司似乎不能說是美好,或者在我看起來,就是對他很殘酷。

可是,這樣的世界還是給了僕司一些還算不錯的事情。至少他在洛山遇見了無冠,遇見了黛,還認識了什麼是輕小說(×)雖然洛山給他的回憶大概沒有帝光時代那麼燦爛,但是至少每個人都對他挺好的。所以在我看來,僕司面對這種世界的感情,可能就像黛面對籃球的感情一樣吧。雖然WC上被各種開虐,可是最後這一年他大概多少會有一點點地,覺得能打籃球其實還不錯吧。

那麼,既然是還算可以的世界,那麼在消失前還是得做個還算可以的告別才行。其實一開始我覺得僕司如果只是想找個人說再見順便回憶一下高中往事的話,那他找玲央姊或小太郎也不是不行,但是玲央在俺司出現後的反應(比如267Q)讓我覺得,面對乖巧可愛廣開wifi還會稱讚隊友就連傳球都讓玲央姊舒服的俺司,大概所有人都不會更偏好僕司;可是不知道為什麼(大概是因為私心)(就是因為私心)我覺得,黛應該會更在意僕司一點吧。

當然赤司到底在想什麼我不可能知道,所以如果僕司消失前想找個代表性的同伴道別,那扣掉玲央姊的話他去找綠間也不是不行,只是他過去的時候綠間旁邊可能會有高尾;他要找紫原也不是不行,只是他過去的時候紫原旁邊可能會有冰室;他找黑子也不是不行,只是他過去的時候黑子身上可能會有光環;他要找青峰也不是不行,事實上我覺得超可以的因為我愛青赤(為什麼LFT不讓我把這四個字放大)

不過,如果我是僕司,應該會想見黛吧。

 

當然以上只是我打開筆電之前遠大的幻想而已,事實上現在我覺得我寫的東西其實是輕小說作家面臨截稿壓力出現幻覺堅稱房內出現異瞳美少年並與之共度一宵

 

评论 ( 5 )
热度 ( 12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