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ISOLA

-Never wake up.

© A.K.ISOLA
Powered by LOFTER

【黛赤】那之後

#該說是燃戰賀文嗎

------------------------------

 

這一天。

在一如往常的部活結束後,赤司征十郎一如往常地踏出洛山校門,但迎接他的並不是一如往常的景象。

一開始他還以為自己看錯了。眼前是鋪天蓋地的麥克風和鎂光燈,赤司反射性地抬手遮住刺眼的光線,似乎已經等待了很久的人群立刻一擁而上。快門的聲響此起彼落。

“是赤司同學嗎!赤司征十郎同學!”

“赤司同學請看一下鏡頭這邊!”

“等等,先看這邊!來個天帝的笑容吧!燦爛一點!”

“請發表一下奪冠的感想好嗎!”

……

奪冠?

就算處在【現在到底什麼狀況】的震驚裡,赤司還是精准地捕捉到了這個詞彙,然後他的心情幾乎是立刻就從困惑變成不悅。自己最近的比賽就只有WC而已……這是什麼惡意的諷刺嗎?

下一秒他就發現事情不是他想的那樣。

“請問你對決賽的票差有什麼看法?你有沒有犧牲色相去跟教徒拉票?”

“赤司同學看過Let the bodies hit the floor嗎?”

“有動畫黨質疑你出鏡很少沒道理拿到燃王,你有什麼看法?你同意你的聲優有起到加分作用嗎?”

“你會不會給教徒一點福利來謝票?願意把衣服脫掉嗎現在?”

“你覺得你的支持度有沒有因為WC的泣顏而提升?你有什麼話想對藤卷說?”

……

……

現在到底什麼狀況!!!

 

攝影機的鏡頭粗暴地彼此碰撞,試著搶到最前面的位置。眩目的鎂光燈讓赤司不得不瞇起眼睛,但他還是快速運轉著大腦試圖分析眼前的情勢。雖說是突發狀況,但應該也不是認錯人,畢竟對方一上來就喊出了他的名字。那……

總之,完全聽不懂。赤司並不喜歡發生在自己理解範圍之外的事,但在他來得及表達自己聽不懂之前,更奇怪的問題就來了。

“對前輩流川同學說幾句話好嗎?同樣身為籃球選手,赤司同學對他的球技有什麼感覺?”

呃,那是誰?赤司皺起眉思考。他應該要認識他嗎?

“你在八強賽的對手蘭佩路基同學展現了過人的風度,對此你有什麼看法?”

等等,那個又是誰?

“有黃赤黨想知道,四強賽結束後黃瀨同學回家有對你做什麼嗎?”

……涼太?

好不容易聽見了熟悉的名字,赤司卻覺得越來越混亂。他試著開口說等等先告訴我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可是一浪高過一浪的問題淹沒了他的聲音。他努力保持著冷靜四下張望,現在──

 

“讓開!讓我過去──我說讓開!”

熟悉的喊聲在人群裡響起,帶著少見的怒意。赤司還沒來得及定神去看那個聲音的來源,一隻手就從人群裡探出來抓住了他。下一秒他已經被對方的力量硬扯出麥克風的包圍圈,踉蹌了兩步就被拖著往外跑。還沒弄懂狀況地跟著開始狂奔之後,他才看清楚抓住他的人是黛千尋。

“千──

“跑啊!”黛頭也不回地大喊,聲音難得地顯出不耐,“你想在這裡拖到天黑嗎!”

 

這是一場並不帥氣也不精采的英雄救美。等到存在感低落的英雄和搞不清楚狀況的美人終於甩掉身後瘋狂的採訪陣仗、狼狽逃進早就不知道定位點的小巷時,已經是半個小時以後的事了。兩個人的制服早就被汗濕透,一個扶著牆一個俯身撐住膝蓋,都大口喘著氣說不出話來。

……

過了幾分鐘後赤司甩甩汗濕的劉海,抓起奔跑間黛扔到他身上的制服外套。“……這是幹嘛?”

……第一句話居然不是道謝嗎,你這不知感恩的小少爺。

腹誹很容易,但開口說話就很勉強。黛恨恨地調整著混亂的呼吸節奏。他的基礎體能本來就不怎麼樣,連部活跑圈都能喘成狗,何況這樣不要命地拉著別人跑。

“讓你……降低一點存在感……之類的?他們還在……外頭追著……找你呢……”

──

赤司剛做了個深呼吸平穩氣息,聽見他的話立刻皺起眉頭。

“說到那些人,為什麼我聽不懂他們說的話?你知道他們到底想做什麼嗎?”

“……我不知道啊。”

停頓了幾秒後,黛別過頭給出了否定的回答。赤司沒說話,但黛感覺得到他從自己身後射來了懷疑的視線。

……不相信?

他忽略掉心虛的感覺,咳了兩聲營造出自己身為前輩的尊嚴。

“總之,現在也只能先在這裡等一下了吧。外面沒人了我再送你回去。”

“……嗯。”

大概是也沒別的辦法了,赤司發出類似歎氣的單音節,但沒有再追問什麼。巷子外面還是能時遠時近地聽見那些人的聲音。

……那,就等吧。

雖然來得意外,但也算是升上高三之後難得清閒的時光。黛把手插進褲袋裡,懶懶地靠上牆。抬頭就能看到被兩側牆壁切出來的天空,像是用畫筆刷上雲彩一樣,京都的緋色暮空。溫柔卻耀眼的紅。

……

這種微妙的獨處時刻過了不曉得多久,黛偷偷回過目光去看赤司。果不其然對方看起來依舊完全摸不著頭腦的樣子,抿著唇似乎還是一直在努力思考究竟發生了什麼事。雖然不太想承認,但黛的確覺得在這個總是過分認真的後輩臉上,難得困惑的表情顯得意外可愛。

總覺得心情不錯。他在赤司看不見的地方微微揚起了嘴角。

──其實呢,小少爺,我知道他們在說什麼哦。

我還有去給你投票呢。中國網站真不是普通的難用,規則全都是漢字,而且領code居然要等一小時,不過看到你贏了我還是挺開心的。這就是一種感覺吧,雖然那個頭銜沒什麼實際用途,要是你知道了搞不好還會訓我一頓,說高三了不讀書還花時間玩這個。

可是,我記得WC結束那天你的表情。只是不想再讓你輸了,就算是在那種你不知道的地方也一樣。會有這種想法大概是因為影子當久了我就成M了,但無所謂。想當我的光,總得待在王座上吧。

你被虧欠的王冠,我已經──

 

 

-FIN-

 

 

 

最後那句話在燃吧赤吧都刷得鋪天蓋地所以不寫出來了,總之看完今年燃戰就一感想,赤司教邪出新高度……

 

但我喜歡(。

 

评论 ( 37 )
热度 ( 106 )
  1. 鹹魚豆腐鍋A.K.ISOLA 转载了此文字
    一年容易又燃戰於是翻出了這篇喜歡的文…去年感動刷滿屏,今年希望能為黛前輩出一分力,希望原po不介意…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