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ISOLA

-Never wake up.

© A.K.ISOLA
Powered by LOFTER

【青赤】Labyrinth_08

 -010D 

 第二天早上你醒来的时候赤司已经起床很久了,像个没事人一样完全看不出昨天重感冒的样子。你不知道这是因为他运动选手的体质,还是不肯轻易示弱的个性使然。   

我要回去了,昨天谢谢你——他沉稳地说,像是昨晚那句话没有任何人讲过。从帝光可以直接走到车站,但从你家就稍微有点距离,所以你替他叫了计程车。 

 那是一个放晴的早晨。绵绵不绝的换季雨不晓得为什么就停了,湛蓝的天空像是被洗过一样澄净透明。如水的阳光洒在你们身上,虚幻得宛若一碰就会消散。有一瞬间你几乎恍惚地以为自己回到了三年前,那个像是透光的水层一样纯净璀璨的世界,和活在那个世界里,认为一切都会持续下去的你。那个时候,一切都还没开始也还没终结。 

 

初夏风起,经过清寂的树梢。细碎的沙沙声响像是踩在碎石路面上的足音。 

足音不断。行走在迷宫里一般。 

……    

“有时候,我会想起很久以前的事情。” 

等车的时候,站在你身边的赤司突然开了口。你有点不明所以地转头去看他的侧脸,他的样子很平静,唇角是舒缓的弧度。彷佛淡淡地在笑,又似乎没有。 

 “像是一军练习的样子。比赛之前你们围在一起说加油的声音。图书馆的窗台上面,一直有一张不晓得是谁掉在那里的落叶书签……是淡绿色的,可是在阳光下看起来会有点浅浅的金色光芒。我想你可能没注意过,因为每次我在图书馆教你功课的时候,你看起来都像是快睡着了一样。”

  “……是吗。” 

  你含糊地应了一声,不太明白赤司突然话多起来的原因。像是流转的阳光开始变得强烈一样,他稍稍瞇起眼睛。  

“是啊。有一次真的怎么教你都教不会,我很生气,连部活也没让你去了,就这样把你在图书馆留到很晚……我不知道那时候是怎么回事,可能觉得你故意和我唱反调吧,我才国二,大概是很在意自尊心……本来以为你一定连我在生气都看不出来,结果那天回家的路上你居然请我吃了棒冰,我还记得——”

 他停顿了几秒。声音变得有点轻。  

“我还记得,你一脸得意地告诉我这很好吃吧,你大少爷肯定没吃过的,结果我突然就不知道是不是该继续对你生气了,那是我第一次有过那种感觉……其实,你真的让我很苦手啊,一直以来都是……” 

赤司的声音慢慢地淡去,但那也许是你突然跑神了才产生的错觉。不知道为什么,你突然觉得你无法预料他突然说起这些是想做什么,也不晓得他的话最后会走到什么方向。  

他平常没有这么喜欢说话的,何况还是提起过去。现在看来那么遥远而无邪的回忆,只像是嘲笑着你们已经回不去的关系。你呆呆地听着赤司又说了些什么,虽然完全听不进去。他的声音爬梳过那些曾经动人却残酷的记忆,像是从过往的尘埃瑞安静地掬起阳光,然后再一次,看着它们从指间逝去那样。徒劳无功的事情。 

明明都已经过去了吧。明明,已经再也回不去了。我们一起度过的时间太长——这是你自己说过的不是吗。 

  你有些艰难地开口,“为什么——” 

 
 为什么,你还要……

  记得这些事情?

 ※ 

 

你没有问出后半句话,但赤司轻轻地笑了。他一向很聪明。 

 “在我很小的时候,有人告诉过我一个故事。你想听吗?” 

 ...…这跟故事有什么鬼关系?你皱起眉头盯着他,但他只是自顾自地继续说下去。

 “总之,大概是说……王城里面有个公主,从出生以来她能够生活的世界就只存在于城里,所以就算拥有了很多东西,她还是很寂寞。然后,有一天,王城里的魔法师驯服了龙。牠守护着公主,可是不属于城墙之中。那是能够自由地飞到城外,召来风岚的龙。”

  “对公主来说,那样的龙很耀眼,因为从没有人让公主看到过王城外面的天空。”

 ……   

乍听之下,似乎毫无关联的内容。你很想说这是干嘛倒是讲点人听得懂的话啊,可是声音却哽在了喉头出不来。脑海里有什么声音暗示着,其实你应该要明白。  

 “所以,如果你问为什么,大概是因为……”   

赤司微微瞇起眼,眺望着雨后的天空。那是遥远而无法触碰,却也因此显得格外温柔的澄澈青空。 

“对我来说,你曾经非常非常耀眼吧,青峰。” 

※ 

 然后,他离开了。像是终于说出了埋在心底的话一样。他没有说再见,彷佛他刚才说的那些就是对你的道别。 

不晓得过了多久,其实也许就只是短短几分钟,你一个人站在静然的阳光里,春末夏初的空气还带着杉木绿的气息。 

那么安静,只听得见风声沙沙地拂过树叶,像是细碎的低语。嘲弄,或者叹息。 

——吶,真是迟钝呢。你啊  

那一瞬间。

的确你对这档子事特别不敏锐,但就在他走了之后,你隐约觉得自己似乎知道了他突然讲起那些话的用意。也许他希望很久以后,你想起你们的道别,会明白你曾经在他的生命里占有了多重要的意义。也许他希望你能知道,一直以来他对你究竟是怎样的心情。赤司并不擅长表达这种情感,因为那不是他的习惯。会对你说出那样的话,也许因为是最后一次,而且,也只有这么一次了。

 你呆呆地站着,宛如在流冰的深河里沉没,无法呼吸。从前的每一次错过,你体悟到的都只不过是他的离开;可是想通这件事的那一瞬间,你突然觉得,他再也不会回来。  

——对我来说,你曾经非常非常耀眼吧。 

 曾经

 

   “……这算什么啊。”  

 像是无意识一样,你听见自己的喃喃自语。似乎很久以前也说过这句话。同样的,不知道究竟该怎么办的心情。 

到底算什么啊。像是表白一样讲些不清不楚的话,然后一走了之。你想也许你永远没法理解赤司,他那么聪明,大概再过几百年你也看不出他的脑袋里到底都在想些什么事情。可是至少,你看得出来,就算摆出一副背起所有罪行的样子推开了你们,画下界线、把你们推出王城的他自己,却并不快乐。

  

——有时候,我会想起很久以前的事 

 他这么说。你想,其实,你也会啊。那段无论如何也不想忘记的、一起走过的过去。不想要就这样放开的那个人。不想切断的关系。听了他的话你终于明白,踏上了分歧的路途之后,不是只有你活在想念着对方的世界里。你们分开了太久,但就是这么漫长的时间才让你终于看清。你很在乎赤司征十郎,非常非常在乎。

 每一次的错过。流光一样,从拼命想收紧的指缝间离去,握不住也无法留下的东西。渐行渐远的光。他的身影。 

可是。

 如果留不住的话,就追上去吧。试着改变看看。试着竭尽所能地、无论如何都不放手地死缠烂打看看吧。没办法回到过去的话,就从现在重新开始好了。没办法忘记的、那段变调的回忆,如果两个人一起面对的话,总有一天也能够坦然地提起吧。那是无法改变的事实,但不是你们任何人的错。那个时候你们只是都还不够成熟。 

那个他放弃了劝你的傍晚,你站在天台上看见他一个人慢慢走出了学校;那个冬夜,他在你面前转过身离去。每一次,看着他的背影你都拼命地想,想着究竟能说些什么,或是该怎么做。可是,只是继续想下去的话,永远也没办法真正踏出脚步。于是,随着他一步步走远,你们之间的距离变得越来越长。 

 所以这一次,你想,干脆就不要再想了。复杂的思考从来就不适合你。  

 直接追上去吧。

 

※ 

不晓得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奔跑的。从额角滑下的汗水刺痛了眼睛,胸腔像是快要炸开一样几乎吸不到空气。路上的行人吃惊地看着狂奔的你,但现在你已经无暇顾及。你只是想着这样一路跑过去不知道还来不来得及。 

 两旁的街景像放映的胶卷一样飞速倒退。你脑海里突然闪过他坐在车里经过的样子。就是刚才,或许他就是隔着透明的车窗,凝视着同样的景色从视野中远去。 

凝视着。也许带着那样的表情吧,那个看起来漠然、可是现在你终于明白的,在漠然和冷静之后还隐藏着什么东西的表情。 

 那是——

※ 

你终于知道,那个时候黑子想告诉你的究竟是什么东西。

 那是最后一次,他带着恳求的表情出现在你面前。原本你也打算像过往那样把他抛在背后转身离开,可是,被绝望地从他口中喊出的那个名字,留住了你的脚步。

 “青峰君,昨天晚上,我见到赤司君了——” 

 ……

 你转过身,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你最不想听见的就是那个人的名字。

  “那又怎样?他八成会告诉你,他已经不想再和我说什么话了。反正都没有用,对吧。”

 “——”  

你曾经的搭档震惊地沉默了。他咬紧下唇用力地握住拳头,简直不能更明显的默认让你嘲讽地扬起了嘴角。居然猜对了啊。 

 所以,现在你已经能毫不留情地舍弃不听话的棋子了吗,赤司征十郎。

  你又一次转身离去,什么话也没有再说。但是隐约地,你还是听见了身后快要哭出来一样,无论如何都希望你回头的声音。

  “可是,我看到赤司君的表情了,他……”

 

  ※

 ——那是,等待着什么的表情

 

 ※

 车站终于出现在眼前。呼吸已经彻底失去了节奏,血液全都冲到了脑门一样,什么也没办法想了。新干线即将进站的广播音响起,你一路跌跌撞撞地穿过人群跑到票口前面,翻身直接跳过了闸门。背后的站务员和巡警大喊着什么,但你没有去听。完全没有放慢速度,你一步三阶地跨上通往月台的梯级,就在踩上顶端的那一瞬间,你的脚步猛地煞住,力道还大得让你自己踉跄了下。  

就在那里,那个赤色头发的身影背对着你,站在几公尺外。站务和巡警开始从楼梯下追了上来,像是听见背后的骚动一样,他回过了头。

  ※

  他回过头  

“因为,我有你啊。 

 那个光芒灿烂的体育馆里,他这么说。就站在你面前,身后是几乎让人眩目的夕阳。瑰丽的暮空下,你眼前的少年耀眼得像是让人不由得屏住呼吸的、不真实的剪影画。流光璀璨,那是在你的生命里烙下了铭印,如同永恒的一瞬间  

就算你听不懂他在讲什么,但也许有什么东西是早从那时候就被决定了

 

※  

喘到没法说话的你俯身撑着双膝大口呼吸。从滑进眼里的汗水间,你勉强看见眼前那对熟悉的赤色瞳眸深处,慢慢地积聚起某种模糊的东西。他的表情里面有什么剎那地动摇了,细微地,像是——

 

 滴答 

 像是水时计的刻度音一样,透明冷澈的声响。冰封的地方一点一点地瓦解了,停滞的指针渐渐松动。融化的寒冰变成潋滟春水滴落,汇聚成时间的逝河,然后重新开始流动。 

 滴答

  像是汇聚的水流,不断错过的轨迹终于接在了一起。有什么东西滴落在地上,溅开破碎流光。你走近他,一步,两步,什么话也没说,全世界的声音都静止了一样。那一瞬间,你觉得自己终于跨过了那条横亙在你们之间、被他亲手画下的界线。

  在被冻结的时间里,以为终究会忘记,却始终没有忘记的一切。

   很迟了,但是还来得及开始。还很遥远、却似乎终于可以窥见了的,这座迷宫的尽头。只要两个人就这样一起走下去的话,总有一天,也能够走到出口的吧。 

 

赤司站在原地,微微动了动唇,却没有发出声音。他看着你的眼睛,那里面映出他自己的身影。你突然觉得,你知道他想说的是什么。在记忆中听见的时候总是冰冷的两个字,似乎即将有了温度。那是存在过他的生命里,太过深刻的意义。 

 

赤司轻声开口。在他的声音里,那个名字绽放出流光一样的声响。

像是曾经冰冻的指针,终于走到了下一个刻度一样。

  

“——大辉。”

 

※ 

 比情人饱满,比朋友扎实。

 那是,羁绊。

  ——《那些年》

 
 

 

-FIN-

 

评论 ( 8 )
热度 ( 42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