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ISOLA

-Never wake up.

© A.K.ISOLA
Powered by LOFTER

【青赤】Labyrinth_06


-03S

 

充斥着体育馆的光,明亮、耀眼、坚强,温柔到令人心碎。

背负着光的是谁?

──《太阳坐落之处》

 

 然后,那个冬天也到了尽头。 

春假结束前的最后一个周末,你撑着伞站在帝光的校门口。初夏的IH正式开始之前,洛山会参加稍微正式的校际练习赛,而在这种大型比赛前回帝光看看是你不晓得怎么就养成了的习惯,彷佛这么做的话,就能够从某种形式上得到继续走下去的力量一样。 

──这里是你们的起点,奇迹的聚集写下了无法超越的神话;但只有你们清楚,那段并肩走过的辉煌行旅同样是在这里终结。

 雨声不断不断地响起,敲在伞面和你脚边的地上。春夏之间的换季雨。虽然没有盛夏的暴雨那么猛烈,但是雨势看来一时半刻还不会停。在彷佛永远也不会结束的雨季里,王城一样的帝光看起来似乎也变得柔和了。

 

空气中的温度并不低,但夹带着冰凉雨丝的风还是让你微微打了冷颤。其实稍早你就开始觉得头痛,走路的时候似乎也有点头重脚轻的,大概是最近正在换季,所以忽冷忽热的天气已经让你感冒了。天帝也是会着凉的。

 …… 

不晓得在曾经度过三年的这个地方一个人站了多久,但你准备离开的时候,瞥见并不是很远的街道尽头有两个孩子拉着手匆匆地奔跑。看起来大概是姊弟吧,女孩子打湿的长发随着奔跑的动作稍稍扬起,再被雨珠的重量拉下。 

本来你没打算做什么的,你只有一把伞。 

可是,你看见那个小男孩手上抱着一颗篮球。大概是因为运动而晒得黝黑的脸庞,突然就勾起你回忆里某种似曾相识的东西。 

 

“喂,赤司,我一直在想……你这种少爷怎么会来打篮球啊?” 

某次部活结束之后,坐在你旁边灌水的青峰突然这么问。 

那是你们加入篮球部不久,还没升上一军的时候。他的主动搭话让你有点愣住,毕竟平常会和你讲话的部员实在不多,大概是散发着贵族气质的你在他们眼里多少有点高冷吧。也许从那时起,这个试着跟你聊天的少年就让你印象相当深刻了。 

但当时你还不认为自己和他的关系亲近到能够提及母亲的事,所以你只是淡淡笑了笑。 

“一开始是为了消遣。不过,篮球也是可以提升自我的东西。” 

“哦……” 

这回答大概很无趣吧,他像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一样抓了抓自己的短发。你看着那样的他,突然觉得似乎不该让这个被好心开启的话题就这样结束。你想了一下。 

“那,青峰是怎么开始打篮球的呢?” 

──诶?我?”

 像是惊讶看起来并不热情的你居然会主动回问一样,他在短暂的愣神过后高兴地笑了。那是过了很久很久之后,直到他成为了你的大前锋,都未曾改变过的、飒朗直率的笑容。 

“不晓得啊,注意到的时候已经在打了。大概从很小的时候开始吧。”

 ※

 

其实,你也没办法明确地晓得自己究竟是为什么叫住那个小女孩,然后把伞递给了她。在她慌乱地婉拒时,你近距离地看到了那个半躲在她背后的小男孩。

 ……根本完全不像。没有任何一点影子,和你想象中那个人刚开始打篮球的样子相像。 

可是你还是把伞给了他们,像是这么做,就能在心里弥补起一点点失落的什么东西一样。你的视线稍稍下移到那个男孩子抱在怀里的篮球上,然后温和却坚持地把伞推到了他的姊姊手里。 

撑起伞的小女孩拉着弟弟走了,在转过街角之前回过身对你用力挥了挥手。没有了雨伞,倾盆的雨就毫不留情地直接打在身上,头发几乎是转瞬就湿透了,太过冰凉的温度让你也不禁稍微有点瑟缩。如果这样淋下去感冒一定会加重的吧。

 ……不过,不会有太大的影响。你一边抬手撩开湿透的刘海一边思考,只是第一场比赛,应该不需要身为队长的你亲自下场── 

队长。 

这个似乎已经很久没听见的称号让你稍微想了想。在以前,那个总是不耐烦地叫着赤司赤司的他,有时候也会这么喊你。在你教他功课却怎么教也教不会的时候,他会把脸砸在桌上摊开的书里,死气沉沉地抱怨“放过我吧队长”;情人节你拉开置物柜、发现巧克力和礼物倾泻而下的时候,他会在旁边似笑非笑地调侃“还真是受欢迎啊,不愧是队长大人”。 

有一次,帝光在练习赛的时候碾压了对手的学校。对方的主将似乎没法对十倍杀的分数平衡,赛后在你们的休息室外堵到了你就开呛。内容大约是说你发色诡异身高太【】长相跟个女人没两样,你还在思考该说什么青峰就出现了,那个时候已经快逼近一米九的身高挡在你身前,扳着指节冷冷盯住对方。带着戾气的声音。“喂,能揍他吗,队长?”

 你当然说不行,虽然你没忍住唇角的笑意。

 ※

 

更早之前,是你当上队长后遇到的第一场大型比赛。期待的、质疑的、不服的,太多眼睛在注视着帝光史上第一个二年级的主将,就算是你也有了点无法避免的紧张。第四节开始的时候只领先了不多的分差,你清楚自己甚至犯下了好几次不该有的失误。 

那个时候,在开始的哨音吹响之前,他突然从旁边重重搭上你的肩膀,力道大得甚至让你在他的手臂底下不稳地晃了下。直视着你们的对手,他没有看你,只是嘴角微扬。 

“我们会赢下这场的……队长。” 

那是你第一次发现你的大前锋原来这么可靠。 

那场比赛结束后,他跟在你身后走出体育馆时,你突然转过身看着他。背后是瑰丽的暮空,像是在纸上同时刷过橙黄绯红粉紫的浓重颜彩,又抹上水浸染开来。逐渐西沉的太阳在体育馆洒下灿烂耀眼的光芒,像是未来的缩影,某种即将发生的奇迹。 

那个时候你突然很想对你的王牌说一句话。虽然还没想好究竟该说什么,你却突然想起当初,也是这样夕暮的体育馆,换上了四号球衣的你看着他们问出了那个问题。 

──能让我看见奇迹的吧?

 现在想想,其实你从来没有怀疑过那个问题的答案。

 因为。

 

“……因为,我有你啊。” 

你说,然后笑了,不知道是对他还是对你自己。在体育馆的木质地面上一路迤逦闪烁,自你身后倾泻而下的夕阳光芒似乎变得更为耀眼。 

眼前的Aho像是听不懂你在讲什么一样,困惑地皱起了眉头。

 ※

 

回忆总是来得猝不及防。你自认不是太喜欢怀旧的人,毕竟过去和未来相比,人总是必须前进。可是不晓得为什么,最近想起过去的频率似乎越来越密集。 

也许是因为这种季节的缘故。整个世界在雨中像是都变成了透明的,那么干净,带着让人不由得怀念过去的气息。你摇摇头,直觉地想甩掉突然浮现的过去,却觉得头又开始痛起来。因为出神地在原地站了几分钟,你全身上下都已经湿透了。 

如果是平常淋这点雨根本不算什么。但大概是因为感冒了的关系,你开始觉得呼吸有点沉重,额头发烫。因为帝光离车站不远,所以你让本家的司机载你到了帝光后是打算自己走到车站的,但现在你开始担心自己有没有办法好好走过去。就算真的走到了,淋成这样在新干线上肯定会被侧目的。 

你开始思考该怎么办,虽然不断抽痛的脑袋要运转有点费力。也许该打电话叫人来载你回本家一趟,可是你本来只是想来看看就直接搭车回洛山,毕竟过完这个周末就开学了,而且你并不觉得你父亲看见你淋雨后会高兴。

 ……应该先去买把伞的,但这种时候便利商店的伞大概早就被抢光了。

 吸了雨水的衬衫湿漉漉地贴在身上,带来像是被什么东西束缚住一样不舒服的感觉。你摸上领口的第一颗扣子艰难地松开,总之,还是找个屋檐之类的地方先避下这阵雨——

 不断打在身上的雨突然停了。有人撑着伞站在了你面前,然后带着愕然的声音跟着响起。那是你绝不可能认错的,熟悉一如记忆里的声音。

 “……赤司?”

 

 再怎么努力也没办法忘记的话,就不要忘记了吧。

 ……用讲的当然很容易啊,玲央。抬头看见他的那一瞬间,你有点苦涩地这么想。

  

 

-TBC-

评论 ( 6 )
热度 ( 25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