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ISOLA

-Never wake up.

© A.K.ISOLA
Powered by LOFTER

【青赤】Labyrinth_04

 。第一人称黑子视角

 -----------------------------------

断章T 

为什么人会害怕呢

 因为有想要守护的东西啊。 

──华胥引

 

※ 

很多人以为我是“奇迹的世代”之一。 

以为——没错,只是以为。其实我并不是。如果你上帝光中学的报导部网站或Wikipedia看看,就会发现奇迹的世代其实是那五个人的称号。正是因为我跟着他们经历了奇迹却不属于其中,所以我能够清楚看见他们是怎么样、为什么、从什么时候开始渐渐分崩离析。 

但是他们不行。

 每个人都那么耀眼,所以迭加于一处的光芒太过强烈,置身其中只会看不清晰。只是相遇聚集就会如此。

 那么,如果那么耀眼的两个人想要更加靠近── 

大概就会毁灭吧。像是试着拥抱彼此的荆棘一样,伤得鲜血淋漓。

 

※ 

那年夏季的合宿,因为使用过度的小腿抽筋而痛到醒来的我发现赤司君不在房里。这原本并不是什么值得担心的事,毕竟如果赤司君做出了某件事,那么那件事肯定有它不得不存在的意义。 

但不晓得为什么那天我就是觉得不对劲。硬要说的话,大概是所谓的第六感吧。第六人的第六感……算了,这冷笑话真烂。

 总之,虽然我的确很累——是的,腿也很痛——但我还是挣扎着离开床铺,然后把自己拖出房间,开始试着猜想赤司君会去哪里。走到体育馆后我发现自己的第六感果然是正确的。 

因为我看见了,在贩卖机冷冷的光线里。青峰君和赤司君,两个人在接吻。

 虽然体力不太行,但我对自己的眼力还是挺有自信的。桃井同学时常对我YY青赤虹赤奇迹赤什么的是一回事,但亲眼见到自己的队友做出这种行为是另外一回事。那个晚上,亲耳听见青峰君怀里的赤司君因为缺氧而难受地轻哼出声时,我就只能呆呆地站着,完全不知道能做些什么来表示我的震惊。

——这么说似乎不够谦虚,但我自认相当擅长记住看过的书里印象深刻的段落。不晓得为什么,那个时候我脑海里突兀地跳出吉田修一的《Water》,然后是里面身为游泳队长的男主角在知道队员居然对同性好友出手时的想法。

 【在练习得筋疲力尽的夜晚,有时候身体会情||欲高张到无法控制的地步。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才好,总而言之,就是憋得连吐气都让人心痒难耐。我想,对圭一郎来说,昨晚一定是那样一个夜晚。】

 记住这段文字似乎有点奇怪,因为同为运动员我并没有过这种感觉,大概是因为每次练习后都呈现濒死的我实在没有余裕去思考欲望之类的东西。但是,以青峰君平常的表现——虽然这么说有点失礼——我觉得他非常有可能做出类似的事情,何况那天他眼前是长相好看到几乎能用漂亮来形容的赤司君。 

所以,那一定是那样一个夜晚。只是个擦枪走火、谁也无法控制的意外。

 我只能这样想。只愿意这样想。超出队长和王牌这种关系以外的其他感情,对他们两个来说都是不该存在的东西。这里不是丸川书店也不是断背山。

 但是。

 那个时候,青峰君转过身离开了之后。

 我看见了赤司君的表情。 

※ 

面对打从心底喜爱的事物,有时候却会觉得恐惧。深沉的,晦暗的,彷佛能预知到什么即将发生那样不安的心情。 

为什么人会一边觉得喜爱却又一边感到恐惧呢? 

是害怕失去吧,我想。 

我很喜欢篮球,青峰君黄濑君绿间君紫原君也是。跷部活也好傲娇也好一天到晚吃零食抱怨无聊也好,我想对篮球大家心里其实都非常非常喜欢。是赤司君比任何人都还要认真地重视着、守护着这样的我们。一直都是赤司君。

 比任何人都重视。

 所以,比任何人都更害怕失去。

 

※ 

我想没有谁会怀疑,赤司君这个人非常冷静。像是精密运转的机械一样,他理性得可怕。在他结果至上的理论里不会有什么“至少我们曾经拥有过”。所以,就算开始了也总有一天会结束的感情,就在开始之前彻底地扼杀——在他推开青峰君的时候我一直是这样想的。

 但是后来我看见了。站在幽暗的月影里,凝视着青峰君离开的赤司君。

——就连那么强大的耀眼的、几乎完美的人,也会害怕失去。

 当然天帝之眼不是用来看未来的水晶球、那个时候赤司君的这个能力也还没觉醒,但他似乎还是在某种程度上直觉地预见到了即将发生的事情。即使是他自己,也有无法留住的东西。

 篮球。青峰君。我们共同走过的路和帝光百战百胜的奇迹。一切的一切他珍视的东西。

 

在那个夏夜的很久——不,只是不久之后,奇迹分崩离析。青峰君绝望地说出了那句能赢我的人只有我自己,而紫原君的挑衅过后赤司君不再是从前那个赤司君。某次部活结束了很久后我才发现自己把东西忘在更衣室里了,匆匆回到学校后我听见几乎入夜的体育馆里传来运球的声音。

 是赤司君,不晓得为什么还穿着制服衬衫。他在明亮的球场灯光下轻轻拍着篮球,那一瞬间我突然觉得他看起来很孤寂。 

还是一样耀眼,可是变得冷酷了。不再注视着骑士,独行的国王。

 大概异于常人的敏锐让他察觉到有人进了体育馆,赤司君转过头,发现是我之后他微微地笑了。明明和之前很相像、却不再有温度的陌生笑容。看着那样的他我突然就觉得有什么东西堵住了胸口。

 你放弃他吧

 我咬着唇。说出这种话的人明明是你吧,赤司君。

 那么。 

为什么,你还要用等待着什么的表情,在这里一个人练习……?

 

 “……你看起来好像要哭了呢,哲也。”

 赤司君淡淡地开口。第一句话不是招呼也不是问我为什么会在这种时候出现,他只是平静地指出我的软弱。的确,我很难过,也想质问看着一切崩坏的他到底为什么就这样放开了手,即使我根本没有责怪或质问的资格。一军的分崩离析本来就不是任何人的错。 

但是我喜欢赤司君,也喜欢青峰君。我不想看见那样的他们从此背对着彼此一步一步离去。我想相信我曾经那么多次在我们队上的两大王牌之间看见的感情。

 …… 

也许在赤司君看起来我的确是很想哭吧,但那时候我还是努力露出了最坚强的表情,对他说我明天还是要去劝青峰君。如果他还是一样听不进去的话,那就当作是最后一次好了。无论如何我还是想去。

 赤司君有什么话需要我转达给他的吗。我问。 

听见我的话赤司君勾起嘴角轻轻叹了口气。那是在过去的日子里,他看见自家队员坚持要带幸运物、吃零食或炫耀自己新一期拍摄的杂志时,那种“算了吧拿你没办法”的无奈表情。也许到了这种地步还天真地不愿意放弃的我,在他看来悲惨得很可笑吧。

 我等着他的回答,但他只是不经意似地稍稍把视线移向右前方。当然那里除了空气以外什么也没有,但是在我们的首发阵型里,那通常是大前锋的位置。 

他的表情非常温柔,可是同时也非常非常冰冷。 

就像是,能够冻伤人的阳光一样。

 

“……没有。” 

过了很久,他才轻声开口。还是那么冷静的声音,一个字一个字,决绝地敲在空气里。

 “我没有什么,要对他说的了。”

 

※ 

奇迹的世代。

 这个在篮球部里偶尔会被偷偷取笑的、稍嫌造作的中二封号,赤司君其实很喜欢吧。每一次听到的时候,他都会用几乎看不见的幅度扬起好心情的微笑。虽然我并不是这个封号的一员,但我也很喜欢。那是我们的生命里太灿烂的时光,辉煌得让人相信我们可以创造出奇迹。那个时候赤司君还很温柔,而青峰君会对他爽朗地露出那种轻狂不羁的笑容。

 大概从那个时候,赤司君的时间就停止了。像是应该移往下一个刻度的指针,被他永远地冰封在体内不再前进。我突然就想起《乘秋千飞翔的圣修伯里》。在那本书中,残酷而美丽的马戏团里,负责揭开夜晚序幕的歌姬总是唱着同一首歌曲。 

请给我永恒。 

请给我永恒。 

因为无法得到,所以才会向往。永恒不变的事物是不存在的,可是我们还是希望能够永远停留在光辉灿烂的那个时候。赤司君,青峰君。我们所有人都一样。 

对实际上并不存在的神灵祈求着。彷佛朝着天空伸出双手。

 

即便知道无法飞翔。

  

-TBC-

 

 

评论
热度 ( 27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