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ISOLA

-Never wake up.

© A.K.ISOLA
Powered by LOFTER

【青赤】Labyrinth_02

 【断章‧R】

 只有温柔是什么也守护不了的。

 ——《花言叶》

 

 ……你问我国中的小赤司是个什么样的人?

 这个嘛,很难回答呢。

 ……那小青峰又是怎样的人?这就简单了啊,他只是一个篮球笨蛋而已。喜欢小麻衣跟小龙虾的笨蛋。

 呃,要我认真回答?什么意思?我很认真啊,难道小青峰看起来很聪明吗?

 ……

 喔,这样啊。好吧。反正今天刚好没有通告了,我就认真帮你想想吧。

嗯——其实说真的小青峰没那么笨啦,哈哈,虽然我第一次看到他跟之后相处起来感觉实在是有点落差。怎么说呢,他认真起来还是很帅的,尤其是打球的时候。

不过讲到小赤司的话,我就……唉啊,小赤司就是那个样子嘛,我真的不知道要怎么讲啦——啊,这样说好了,他跟小青峰差不多可以说是完全相反的类型吧。他不管什么时候都很冷静,一直很聪明、很能掌控事情……而且小青峰工口得要命可是小赤司看起来就很禁欲呢。

 ……他们两个的关系?

 我说,这才是你真正想问我的问题对吧,你看起来突然变认真了喔。什么嘛,原来刚刚的问题都只是在暖身吗,我好像被耍了啊。

 诶?没有啦,我没生气。我脾气很好的啦,哈哈。

好吧,总之他们的关系……就是队长跟王牌啊,至少在球场上小青峰绝对会听小赤司的命令,虽然我们也都是啦。感觉小赤司也蛮信赖小青峰的,毕竟他是我们的ACE嘛。其实大概也就只有这……啊对了还有补习吧。小青峰的成绩那个样子,考试之前都是小赤司在帮他。他们两个大概就是这样。

 ……你说什么?

喔,是啊,他们也许是发生过什么事吧,我不清楚。小黑子好像有告诉过我的样子,但是呢,对不起,就算我知道了也不会告诉你的。

 ……呃,合宿的晚上?什么嘛,你也知道的话那就早说啊。真是的。

反正,两个那么强大的人如果遇到了,肯定是会有什么不一样的感觉啦。无论如何,我想对小赤司来说,小青峰的确可以说是特别的存在吧。记得小赤司刚当上队长的那天,我看见——

 …… 

对不起,我果然还是不太想讲完。嘛,其实我也是会嫉妒的人啊。

 ……嫉妒谁?这个嘛,你觉得呢?

 不,抱歉,总之我是不会告诉你的。但是说起这个,我倒是知道该怎么回答你一开始的问题了。

 ……

 

那个时候的小赤司啊,是个很温柔的人哟。

  

【-08D

 你被人群簇拥着,像是国王我也站在人群中湖水般的目光远远追寻着你

 如朝圣者我比谁都还更虔诚

 ——Asterism

 

 有的时候你也会回想起一些比较不重要的事情。一些你还记得,但你想他应该早就忘记了的事情。比如说某个下午,图书馆的一对一辅导。

 那种能够两个人单独相处的机会对赤司大人后援会来说想必是天大的赏赐,但当时你只觉得自己正在接受酷刑。那天他坚持你不把那个数学章节弄懂就别想去部活。

 ……

 在你不晓得第几次表达自己完全听不懂之后,赤司用耐心的声音叹了一口不耐烦的气,然后他抽出新的计算纸上写下两行式子。看起来他打算换个教法。

 “看着,青峰。这两个直线方程式的系数是1、4分别对应-2、-8没错吧,也就是说我把第一个式子乘以负二的话两式的等号左边就会相等,到这里有问题吗?”

 “你刚刚说这两个是直线方程式?”

 “对。”

 “这怎么会是直线?”

 “坐标平面上直线方程式的写法就是这样。这是定义,你在这一章的第一堂课上总有听过吧。”

 “……”

 说实话你对直线方程式的定义究竟是什么毫无概念,但不想承认自己连这个看似基础的东西都不知道,所以还是装出回想起来的样子应了一声。

 “很好,那我们继续。当我把第一式乘以负二等号右边就变成14,但是第二式的等号右边是6,也就是xy系数相同但常数项不相等。这种情况下不论xy代入多少最后计算得到的值都不可能相同,所以这两个方程式代表的直线就会相互平行,懂吗?”

 当然是懂……个毛啊。你烦躁地挠着发。别用来自星星的语言讲解好吗。完全没在思考地沉默半晌之后你冷不防开口:“平行线就是永远不会碰到的意思?” 

赤司吃惊似地稍微睁大了眼,毫不掩饰唇边的戏谑。“哦呀,居然知道呢。嗯,如果这次考试没法及格的话你和下次练习赛也会是平行线哦。”

 “喂,你——”

 你炸毛的样子让赤司没忍住地笑了。午后的阳光穿过图书馆的窗户,柔软地拂撞在他的轮廓上。因为笑起来的动作而微晃的发梢流转出不均匀的酒红色光点,那一瞬间你几乎有点眩目的失神。

 直到赤司把已经讲解几页的数学试题再次翻回第一页。

 “总之,我想还是从这里再开始全部讲一次好了。其实你根本就不知道第一堂课讲了什么东西对吧。”

 “……”

 ※

后来你想,你并不讨厌图书馆的一对一辅导。或者说其实是该好好珍惜的,因为只有在那种时候,他身上的光芒只属于你一个人。像是穿过莹透的水层折射而下、温润柔软的光。

可是,他是属于群众的人。是注定越站上顶端,光芒就越耀眼的人。

在他成为队长的那一天,部活结束后你和其他的一军成员被留了下来。赤司站在你们面前,似乎是虹村要他以队长的身分对你们讲点话。

 逆着即将沉入地平线下的暮光,他像是慎重选择着用词一样对你们露出微笑。 

“——我会让他们看见的。帝光的奇迹。”

 “所以,也能让我看见奇迹的吧?如果是你们的话。”

 他说。

 

别人说出来也许会很中二的句子,由他说出来就……好吧,其实还是很中二,但你看得出来你的队友不晓得为什么一个个都乱感动一把的。黄濑那只忠犬一脸快要哭出来的样子,紫原和绿间一个别开脸一个推眼镜,别扭地咕哝着“什么嘛”、“这不是废话吗”之类的话。你站得有点远,没有说话,但他的视线对上你的,然后轻轻地笑了。他清澈的眼神里是毫不动摇的理念和信仰,纯粹到像是能绽放光芒。

 信任。期盼。也许还有其他,你看不出来。但是就是那个时候,有什么东西蓦地涌进你心里。

要不是因为加入篮球部,估计你们两个人一辈子都会是平行线吧。那种高岭之花一样的人。

 

能打篮球真是太好了。那个时候你真的是这么想的。

 

-TBC-

评论 ( 1 )
热度 ( 30 )
TOP